第312章 癫狂,算计(第三更!求票!)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拿下!”

    耶律大石忽然暴喝一声,大批的亲卫忽然冲进大帐,将任得敬跟李良辅一起按倒在地,先是用破布把两人的嘴给堵上,接着又用绳子倒缚了两人的双手。

    就在孙誉和狗格皆是一脸懵逼的时候,耶律大石便面有得色的指着任得敬道:“贵使不妨好好看看,难道真不识得任卿?”

    孙誉和狗格互相对视一眼,盯着任得敬瞧了半天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

    见孙誉和狗格都是一脸懵逼的模样,耶律大石干脆哈哈笑了一声,说道:“任卿变换了衣裳,刮去了头发,先是当了一阵子的西夏野人,如今又来冒充我辽国契丹人的打扮,也难怪贵使认不出来。”

    说完之后,耶律大石干脆伸手指了指疯狂挣扎的任得敬和李良辅,说道:“此人乃是任得敬,原本是你宋国的臣子,先是投了西夏,后来又带着李良辅来投了寡人。此人名为李良辅,你们应该也知道他。”

    “前些日子,这两个狗贼不仅劝说寡人在半路上截杀尔等,还想劝寡人挥兵南下。”

    “现在,这两个狗贼就交给你们了。”

    “等你们回去的时候,就把他们交给你们官家,也算是寡人贺他登基御极的贺礼。”

    “毕竟,寡人与你们官家也算得上是兄弟,他登基为帝,寡人理当有贺礼奉上才是。”

    “当然,他们带来的那十万西夏奴就不能白送了寡人知道,你们宋国需要劳工,一个值五贯钱给力文学网

    “这两个狗贼带来的十万西夏奴,再加上他们的家人,差不多就有二十万之数。”

    “一百万贯!”

    “全给你们宋国了!”

    “寡人吃点儿亏不要紧,谁让寡人跟你们官家是兄弟呢。”

    “你们官家说的对,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

    “你们的上皇是上皇,现在的官家是现在的官家。”

    “以后,我大辽跟你宋国,还是兄弟之国。”

    “就像你家官家所说,我辽国百姓到了宋国便等同你宋国百姓一样,你宋国百姓来我辽国,便跟我辽国百姓一样。”

    “都是一家人。”

    听着耶律大石在那里一个劲的说个不停,孙誉和苟格忍不住互相对视一眼,却发现对方的脸上都写满了懵逼和难以置信。

    这就是所谓“西辽”的话事人?这特么还没怎么着呢,这货怎么就先嗨起来了?!而且嗨的有点儿前言不搭后语,嗨的有点儿神经错乱?

    就连那些辽国的大臣们也各自低下了头,开始研究靴子上的花纹太特么丢人了!

    懵逼了好半晌之后,孙誉才向着耶律大石躬身拜道:“殿下高义。”

    耶律大石毫不谦虚的点头应下了,接着又伸手一指萧贤,说道:“行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后面什么边市榷场之类的事情,寡人让萧卿跟你们商议。”

    说完之后,也不等孙誉和狗格答应或是拒绝,耶律大石又对萧贤吩咐道:“寡人乏了,萧卿先把宋使安顿好,回头再商谈关于榷场边市的事情。”

    ……

    “我觉得不太正常。”

    安顿下来之后,苟格仔细将住的屋子里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发现确实没什么能够偷听的可能之后,才对孙誉低声说道:“耶律大石既然能带着一众辽国文武大臣跑来西域,又能在西域打下如此一片基业,此人绝不可能是今天咱们见到的那个模样。”

    孙誉嗯了一声,也低声说道:“他演的太过了。从咱们一进大帐,他摆出了那副看戏的神色开始,一直到后来拿下任得敬和李良辅,我就觉得不太正常。”

    狗格点了点头,说道:“那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咱家琢磨了半晌,他这一言一行虽然癫狂,但却不似作伪。”

    “还有那个萧贤。从咱们一进大帐开始,他看着咱们的眼光就不太对劲。”

    “等耶律大石让他招待咱们,跟咱们商议边市榷场之事的时候,他眼中的神色也不对劲,似乎早有预料。”

    “还有那个李良辅和任得敬被抓的时候。”

    “像那个萧贤,还有好几个站的靠前的,脸上吃惊的表情根本就是装出来的,只有李良辅和任得敬脸上的错愕是真的。”

    “就像是其他人都知道李、任二贼会被抓,偏偏只有李、任二贼不知道一样。”

    “还有,李、任二贼带着的二十万西夏奴,里面有不少人是出身擒生军,而耶律大石却是毫不在意的就把这二十万人全部卖了劳工,如果不是他有信心能压得住这二十万西夏奴,就是他早有准备。”

    听完了狗格的分析后,孙誉点了点头,说道:“这便是问题的关键了。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只所耶律大石所图不小。”

    狗格摇了摇头,说道:“难道他是想从咱们两个嘴里套出话来?你一个礼部礼藩院的芝麻官,所知有限。咱家虽然知道的东西不少,可是咱家还真就不怕他问话,也不怕他逼供。”

    孙誉不屑的瞥了狗格一眼,说道:“别傻了,他既然肯让那个萧贤跟咱们谈,就说明他没想过刑讯逼供这一套。说不定,是他早就打算要跟我大宋交好,又怕被咱们看破,所以才演了今天这出戏。”

    只是说完之后,孙誉忽的一拍脑袋,低声叫道:“我知道了!他这是在试探!”

    狗格疑道:“试探?”

    孙誉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就是试探!也不光是试探,同时还是在甩包袱!”

    “就像咱们一路上分析的那样儿,西辽地处西域,周边群敌环伺,二十万西夏奴在他西辽腹心,他耶律大石得是多大的心才能睡得安稳?”

    “现在他把这二十万西夏奴直接甩给了咱们,无论咱们怎么处置,都是替他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

    “如果朝廷再按照收购劳工的价格给了一百万贯,他就能用这一百万贯在边市榷场买到他需要的东西,他对西辽的掌控就会更稳。”

    “而且,收购劳工、边市榷场,这些事情都实施起来,就等于他把自己跟大宋绑在了一起,也就等于他给自己多留了一条退路。”

    “这狗日的算计的精着呢!”

    ps:连续熬了几天,终于不出意外的感冒了……今天能有几更不太好说,明天……明天再说吧。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