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小人与女子难养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给他。”

    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个结果来,最后还是赵桓一锤定音,直接拍了板:“先问问他本人的意愿。如果他愿意加入汉籍,那就给他大宋的户籍,如果他不愿意……”

    “那就让刘二花成大宋户籍上离开。前提是刘二花本人也得愿意。”

    “朕现在倒是有些好奇,他们两个会怎么选择。”

    “希望他们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听到赵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李纲跟庄成益、王时雍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心里也就差不多明白了赵桓的想法。王时雍心里更是暗自嘀咕,这刘二花的婚事可不一般,一个人直接影响了几百万、几千万人……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赵桓又接着提出来一个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提议。

    “以后我大宋的汉家女出嫁,而对方只要同为汉家子,则无论出身如何,皆可用凤冠霞帔,不算逾制。”

    “以后我大宋的汉家子迎亲,而对方只要同为汉家女,则无论出身如何,皆可用状元仪仗,不算逾制。”

    然后李纲就低头寻思着,这大宋的朝堂上为什么好人越来越少?还不是都跟着官家学坏了!

    在现在这个要命的关头上直接提出来汉家女只要嫁给汉家子就能用凤冠霞帔而不算逾制,哪怕就是用屁股想,都能猜到刘二花会怎么选。

    或者再退一步讲,哪怕猜错了又能怎么样?刘二花如果选择放弃大宋户籍,那最后的结果很可以就是户部又要忙到死了……

    可是就在李纲等人心里琢磨着官家越来越坏,自己怎么样才能跟上官家的脚步时,赵桓却又接着说道:“先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先让他们选。过两天就会有明旨诏告天下。”

    ……

    “所以,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

    王时雍从宫里出来之后,就直接让人把萧齐和刘二花以及刘二花的父母一起叫到了开封府。

    “第一条路,就是你萧齐从此以后加入大宋的户籍,成为大宋百姓。如此一来,你迎娶刘二花的事情就是你们两家之间的事情了。”

    “这第二条路,就是你萧齐不用加入大宋的户籍,而刘二花则是需要放弃大宋的户籍,以后你们两的婚事,自然也与本府无关,你们自己看着办就好。”

    王时雍捋着胡须,笑道:“该如何选择,本官可以给你们两天考虑的时间,到时候你们再回复本官,如何?”

    萧齐心里正暗自琢磨着该怎么办时,却不想刘二花忽然叫道:“我甘愿放弃大宋的户籍!”

    王时雍一愣,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刘二花,问道:“本官没有听错?你再说一遍?”

    刘二花点了点头,说道:“只要能嫁给他,我甘愿放弃大宋的户籍!”

    王时雍脸色一沉,说道:“那好,既然你愿意放……”

    “我不同意!”

    刘二花的父亲没等王时雍把话说完,就赶忙打断了王时雍的话头,说道:“启禀相公,我不同意二花放弃大宋的户籍。如果一定要她放弃大宋户籍才能嫁给萧齐的话,那我就不同意这门婚事。”

    “爹!”

    刘二花双眼含泪的望着她爹,叫道:“我等了这许多年,就是为了嫁给他!无论你同不同意,我都要嫁给她!”

    刘二花的父亲顿时大怒,一个箭步走到刘二花身前,“啪”的一声,便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抽到了刘二花的脸上。

    “我再说一遍,我不同意!如果你一定要放弃大宋的户籍,那好,老汉今天就跟你彻底断绝父女关系,以后,你我再不相干,死不相认!”

    刘二花没敢再犟,但是却抬起了头,泪汪汪的双眼,满是倔强的盯着她父亲。

    望着这如同闹剧般的一幕,王时雍忍不住叹了一声,又将目光投向了萧齐:“你怎么说?”

    萧齐有些手足无措的望着刘二花还有刘二花的父亲,过了半晌之后才开口说道:“我……我也不知道。”

    王时雍无奈的叹了一声,说道:“那你们就先回去吧,好生考虑一番,两天后给本官一个答复。”

    “不必了!”

    看着泪眼朦胧的刘二花,还有叹气摇头的刘二花他爹,萧齐忽然叫道:“我选择加入大宋的户籍!”

    然而王时雍却摇了摇头,说道:“你们都回去吧,都好好想想,两天后再来答复本官。”

    ……

    “怎么样了?”

    等到萧齐和刘二花父女从开封府出来,早就已经等在开封府外的耶律后就直接迎了上去,笑着说道:“以后是不是就得管二花叫弟妹了?”

    刘二花的父亲瞧了耶律后一眼,忽然不阴不阳的哼了一声,抓起刘二花的胳膊就往家走去,根本就没有再理会耶律后和萧齐的意思。

    耶律后被这个忽如其来的变故弄得有些懵逼。

    “到底怎么回事儿?”

    耶律后抓住萧齐,问道:“难道是二花她爹又不愿意了?”

    萧齐摇了摇头,过了半晌后才开口说道:“我跟她的婚事……现在开封府说要么我加入大宋的户籍,要么就得二花放弃大宋的户籍……我……”

    “你怎么了?”

    耶律后一愣,然后用瞧傻子一样的目光瞧着萧齐,问道:“你让二花放弃大宋的户籍,然后她爹不同意?”

    萧齐微微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让二花放弃大宋的户籍,而是二花自己想要放弃大宋的户籍……她爹要跟她断绝父女关系……”

    “我艹!”

    一句脏话脱口而出,耶律后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难怪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古人诚不我欺!”

    耶律后愣在当地,喃喃的道:“早知道她傻,可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傻。真的,我也很傻,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救她,当初就该让她去死!”

    回过神来后,耶律后更是恨恨的瞪了萧齐一眼,说道:“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刘二花傻,你也傻!”

    萧齐这沙雕不知道大宋户籍有多么难得,刘二花那个傻女人不知道大宋户籍的珍贵,可是耶律后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更要命的是,被这两个沙雕玩意这么一整,原本就是捡了便宜才得了大宋户籍的契丹人……

    “我去找萧侯,你自己随便干什么去吧!”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