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找佛祖借钱?(第五更!求票!)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虽然最后的结果是以萧齐加入大宋的户籍并且迎娶刘二花为结局,然而表面上看起来的圆满的结局里,却隐藏着深深的裂缝。

    就像萧齐说的那样儿,纵然他加入了大宋户籍,可是王时雍还会信任他吗?就连耶律后和萧诺言这些往日的兄弟,都不再信任他,甚至有了些许的疏远。

    学多了华夷之辩,学多了忠君爱国,对于萧诺言和耶律后来说,萧齐,已经算是个外人……

    萧齐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儿才能证明自己,更不知道该去怪谁。

    怪二花没脑子?二花一片痴心,哪怕是舍弃了大宋户籍都要嫁给自己,自己能怪他?

    怪自己当时的犹豫?是,自己是渴望着大宋户籍没错,可是当时自己犹豫着加入大宋户籍是不是对耶律大石的背叛,这也没错吧?

    萧齐彻底迷茫了。

    直到他跟那些西辽来的骑兵一样,在军中听过了那些先生们讲课之后,萧齐心里的疑惑才得到了解答。

    就像先生说的那样儿,孝有大孝小孝,忠有大忠小忠,义有大义小义。

    自己原本是辽国人,忠于天祚皇帝耶律延禧是对的,哪怕因此跟大宋敌对也是对的。

    但是现在呢?

    天祚皇帝耶律延禧东狩黄龙府,辽国不亡而亡,自己跟着耶律大石跑去了西域,这也是忠。然而这只是小忠,小义。

    像萧诺言一样死守了析津府,因为百姓而投降,最后又迷途知返反正归宋,这就是大忠,是大义。因为宋国的当今官家要称呼天祚皇帝耶律延禧一声伯父

    在天祚皇帝东狩黄龙府,没有明确指定辽国皇位继承人的情况下,当今官家这个天祚皇帝的侄儿,自然就有义务、有责任,承担起对于辽国百姓的照顾。

    至于辽国百姓愿意选择宋籍还是愿意保留原有的辽籍,那不都是百姓自己愿意的事儿么?就算天祚皇帝从黄龙府东狩归来,想必也不会反对。

    所以,耶律大石西进西域的行为,是在替辽国和大宋开疆扩土,只要他不称帝,他就是还是大宋官家的王兄,是辽国的臣子而只要他还承认他是辽国的臣子,那所谓的西辽,自然也就是辽国的土地。

    所以,西辽就等于是大宋的土地。

    所以,西辽的契丹百姓申请大宋的户籍和保留辽国的户籍,又有什么不同?

    都是一家人,又何必分得这么清楚嘛。

    当然,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同,那确实还是有一些不同的。

    在军中授课的先生依旧拿着萧齐的婚事来举例

    尽管辽国因为天祚皇帝东狩的原因而暂时由大宋官家代管,但是辽国毕竟还没有彻底灭亡,天祚皇帝还在,而且还有耶律大石在西域可疆扩土,再加上大宋不承认双重国籍的存在,所以像萧齐和刘二花的婚事,就只能是双方中有一个选择放弃原有国籍才能解决。

    然后萧齐就悟了

    果然,千错万错,都是自己的错!

    大宋官家从来没拿自己当外人,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就算自己申请了大宋国籍,也一样不存在什么背叛耶律大石的说法,因为自己当初之所以跟着耶律大石西进,就是为了保住辽国不被金虏灭亡!

    现在,辽国没有灭亡,只是由大宋官家代管,而且大宋官家还承认辽国天祚皇帝为伯父,所以,自己向大宋官家效忠也是应该的!

    不得不承认,儒家或者说儒教这个玩意尽管有些时候坑的要死,但是把他们用对了地方,却又能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实力。

    反正赵桓怎么看怎么觉得狗屁不通的理论,被儒家的这些先生们完美的灌输给了西辽骑兵,萧齐更是在脑袋一片浆糊的情况下成功把自己给绕晕了。

    然后赵桓忽然就觉得儒教是个好东西。

    而且不光是儒教,大宋现在有的佛教,同样也是个好东西。

    然后赵桓就把礼部尚书方子安和户部尚书庄成益给喊到了宫里。

    只不过,庄成益在一听到赵桓提起佛教的时候就有点儿炸毛咋的,你爹当了个道君皇帝,你还想当个佛祖皇帝呗?

    那些秃驴天天有事儿念经没事儿也特么念经,既不耕种也不作工,天天就特么喊着出家人四大皆空,可是这些讲究空的秃驴不仅有酒喝有肉吃,收信徒的香火钱还收的挺顺手,到底空到哪儿去了?

    民间不是还有句老话么,叫做和尚都是好本事……

    偏偏这些贼秃连一文钱的赋税都特么舍不得交,搞得国库现在空得天天跑老鼠,你还说佛教甚善,可堪大用?

    然后还没等赵桓说自己打算怎么折腾佛教跟儒教呢,先自炸了毛的庄成益就不阴不阳的怼了赵桓一通,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官家你想四大皆空呗?反正大宋已经有了个道君皇帝,倒也不差个佛祖皇帝了?

    赵桓合计着朕特么还没说要把佛教怎么样儿呢,就说了句佛教甚善,可堪大用,你个老匹夫就特么把朕给怼了一通?

    彼其娘之!

    然后赵桓就阴沉着脸道:“本来吧,朕觉得今年需要用钱的地方挺多,而国库又一向空虚,还打算找佛祖借点儿钱来着。可是看庄卿这个样子,多半是用不到了。”

    庄成益别的没在意,但是赵桓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好像有一大笔钱,原本都已经到了国库的嘴边了,现在却莫名其妙的飞走了?

    “谁说的!”

    庄成益气的胡子都撅起来了。

    “修缮道路要不要钱?疏浚河道要不要钱?广建社学要不要钱?”

    “如今国库里早就空得能跑老鼠了!”

    “不对,是空得能跑马了!”

    “谁说国库不需要钱的?!”

    只是气了半晌之后,庄成益也忽然回过神来了。

    如果赵桓说内帑有钱,庄成益相信。如果赵桓说他能在短时间内弄到一大笔钱,庄成益也相信。

    可是说到找佛祖借钱,庄成益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

    那些秃驴可是一文钱的赋税都不交,放高利贷侵占田民之类生孩子没谷道的事情倒是干的贼溜,想让他们把钱吐出来?

    “官家要找佛祖借钱?难道官家还真想做甚么佛祖皇帝不成?”

    ps:这章算昨天的第五更。继续求票!

    再ps:朕给了你们抢龙椅的机会,可是你们不中用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