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佛教西传?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神特么佛祖皇帝!

    历史上那么多崇佛的皇帝,瞧瞧有几个落得好下场的?就说那个四次舍身入寺为奴的梁武帝萧衍

    这货在早期刚当皇帝不久的时候,连大冬天都要五更起床批改奏章,而且这货还广泛纳谏,重用有才之士,同时又崇尚节俭,史书说他“一冠三年,一被二年”,真是节俭到抠门的地步了。

    与之相比,经常罢朝不上,有事儿没事儿就出宫闲逛,每顿饭菜都讲究个四菜一汤,身上穿的、用的无一不精美不奢华,虽然不好什么大明湖畔送逼女,但是后宫里哪怕连宫女放在后世都能算得上是校花级美女,赵桓都应该感觉脸红!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也许是当皇帝时间太久又太勤奋以致于累的不行,萧衍这货不知道是抽了什么疯,竟然莫名其妙的对佛法产生了兴趣,晚年更是大肆建立寺庙,发展和尚,甚至四次剃度出家,前往寺庙当寺奴,文武百官不得不花费大量的金钱将其从寺庙赎回。

    更操蛋的是,萧衍这货不仅信佛,他还比一般的和尚都虔诚禁欲吃素,不近女色,待人宽厚,放下屠刀。

    基本上就是皇帝该干的事情他是一点儿不干。

    在萧衍这个逗逼四次卖身寺庙为奴的示范效应下,百姓纷纷将自己的财产,田地都献给和尚,以致于梁帝国富有的不是朝廷而是寺庙,梁朝国力也因此而逐渐衰微,最终落得个“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下场。

    有这么个例子摆在前面,当了两辈子皇帝的赵桓自然不可能信佛,不光不信,他还打算找佛祖借点儿钱。

    “你户部不是缺铜么?”

    赵桓冷哼一声后说道:“周世宗曾有言道:佛说以身为妄,而以利人为急。使其真身尚在,苟利于世,犹欲割截,况此铜像,岂有所惜哉给力文学网

    庄成益顿时就明白了赵桓所说的找佛祖借钱是怎么回事儿。

    凭心而论,庄成益也巴不得赵桓来一出武宗灭佛的好戏,好把那些出家当了贼秃的都赶回去种地务工。可是这话又说回来了,灭佛这种事儿……它好说不好听啊!

    魏太武帝跟北周武帝这两个所谓的武宗灭佛是为了证明他们不是“胡”,所以就把佛教干成了“胡教”,然后通过打压“胡教”,偏向“儒、道”,以此来证明自己不是“胡人”。

    唐武宗这个武宗灭佛倒跟“胡”不“胡”这一点没关系。而周世宗灭佛的理由也跟唐武宗一样,大家都是为了钱有铜就有钱,而寺庙里就有挺多的铜。

    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跟你这个大宋的官家有什么关系?你需要证明自己不是胡?还是你缺钱?

    所以庄成益就一脸懵逼的问道:“官家乃是汉家天子,既不需要证明自己不是胡,内帑中更是不缺钱财,怎么好好的就准备灭佛?”

    被庄成益这么一问,赵桓顿时也有些懵逼。

    这庄老匹夫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脑袋里的沟回又到底是怎么样儿的?

    谁说过要灭佛?

    扯犊子!

    朕都打算跟佛祖借钱了,又怎么可能会灭佛?

    “朕从来可没说过要灭佛。”

    赵桓瞪了一眼庄成益,然后才笑着说道:“朕只是听说身毒佛教势微,又念及三藏法师曾自身毒取回佛经,便想着可否由我大宋的一些大德高僧,前往西域、身毒弘法?如此,倒也算是一桩美谈?”

    这下子,不光庄成益明白过来了,就连礼部尚书方子安也明白过来了我说怎么好好的把我这个礼部尚书也给喊进宫来了,合着就是要发配一群秃驴,由我礼部出具文书呗?

    然后方子安躬身道:“礼部可以给通关文牒。”

    方子安甚至都想好了在通关文牒上面写什么内容了这些秃驴是大宋的,要么让他们过去,要么我大宋皇帝带兵过来。

    当然,这话得写得文雅一点儿,得显得有文化,不能这么直白,毕竟自己手里有刀,这说话就得讲究个技巧,不能一上来就先磨刀往人脖子上架。

    然后庄成益一合计,觉得这事儿也有得搞。

    毕竟那些秃驴不事生产,还特么不交赋税,这国库里面空得都能跑马了。现在官家要把这些秃驴都弄出来,那出来的土地是不是就可以分给百姓了?

    百姓种地得交税,就算这税钱再少,估计也能买几只猫,让它们在国库里面抓老鼠。

    再然后,庄成益和方子安就一起把目光对准了何蓟。

    何蓟一看到庄成益和方子安的目光就暗叫一声不好老子都这么努力的扮演木头人了,居然还是被你们两个给盯上了!

    果然不出何蓟所料,庄成益跟方子安互相对视了一眼后,庄成益便向着赵桓躬身行了一礼,拜道:“启奏官家,臣以为找佛祖借铜这事儿,可以交给何指挥使去办。”

    何蓟自然也听出了庄成益话里的潜台词反正皇城司的名声已经够臭了,正所谓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现在让你们去找佛祖借钱,正好能把官家他老人家和礼部、户部一起摘出来,也算是你们的一桩功德。

    然后何蓟就躬身道:“启奏官家,臣愿往。”

    然而赵桓却摇了摇头,说道:“何必这么麻烦?”

    说完之后,赵桓就在何蓟和庄成益等人一脸懵逼的情况下扭头对无心吩咐道:“拟诏,朕闻,周世宗曾有言道:佛说以身为妄,而以利人为急。使其真身尚在,苟利于世,犹欲割截,朕深以为然。

    其令,天下诸佛寺、庙、庵等,不得收受贡献、不得佃租土地、不得以铜铸诸佛诸菩萨金身,当与百姓一般纳税。违者,以不敬诸佛诸菩萨之罪论。”

    “另,天下诸佛寺、庙、庵等,可选大德高僧往汴京一行,朕欲择其佛法高深者以为传佛使,往西域身毒传佛。”

    待无心躬身应下之后,赵桓又扭头对方子安道:“今年的渡牒还没有发吧?便先减一成。”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