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朽木不可雕也!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很多的守护?很多的大名?

    刘二狗记得很清楚,眼前这个乖的跟条狗似的佐佐木义久好像也是什么守护,据说在倭国也能算得上一号人物。

    可是就冲着佐佐木义久手下那些所谓“足轻”的表现,刘二狗就一点儿都不慌。

    看看吧,身高不足五尺的矮矬子,身上连盔甲都配不齐,好点儿的手里有刀,差点儿的就得拿着锄头之类的玩意当武器,甚至还有些“足轻”拿的是木头做的武器……

    就这种水平的倭奴,刘二狗觉得自己没能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干掉整个倭国,就已经够丢人跌份的了,要是再让这些倭奴把自己给干了,那自己还不如先找个茅房溺死算了!

    当然,瞧不起倭奴归瞧不起倭奴,该打听的情报还是得打听事实上,在赵桓连续灭掉了西夏跟交趾之后,大宋的这些泼皮就很少看得上哪个蛮夷了。

    呵呵笑了一声,刘二狗对佐佐木义久道:“你说的那些守护,还有那些大名,一共有多少个?他们有多少兵力?”

    佐佐木义久点头哈腰的答道:“回天魔王大人,那些守护和大名加起来,大概得有好几百个,他们手下的足轻全加起来得有好几万甚至十几人!”

    “尤其是这一次,听说好多手下有几千足轻的大守护也加入进来了,为的就是能够一举歼灭天魔王大人!”

    好几百?好几万?十几万?有几千足轻就算大守护?

    听着佐佐木义久用无比担忧外加无比夸张的语气说出好几百、好几万和十几万、好几千这几个数字,刘二狗的心里就只想笑。

    有什么好牛逼的?搁大宋,随便哪两个宗族械斗不都得整出个一两千人的规模,你要是只出动个几百人械斗,那说出去都会让人笑话好吗……

    再说了,自己手下现在不也有两千多的青皮破落户?

    如果再把这些倭奴身高不足五尺、甲胃不全、军械垃圾等因素全算进去,刘二狗觉得自己光靠这两千多的青皮,就能硬刚对面一万倭奴。

    当然,如果倭奴的这些所谓“足轻”有大宋厢军的实力,刘二狗觉得自己趁早跑路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的是,倭奴就是倭奴,身高不足五尺……

    呵呵笑了一声后,刘二狗干脆摸了摸佐佐木义久的脑袋,问道:“既然有那么多的守护跟大名都想来对付本天魔王,那你为什么不投靠他们?”

    原本被刘二狗摸着脑袋时还万分享受甚至感觉无上光荣的佐佐木义久,在听到刘二狗的问话后却是心中一颤,呼的一声跪倒在地,磕头拜道:“佐佐木义久忠心耿耿,永远追随天魔王大人!”

    佐佐木义久不是普通的倭奴。

    身为倭国楯缝郡“实力强大”的“大守护”,佐佐木义久可不像那些没接触过宋人海商的马鹿守护大名

    原本跟宋国海商接触就十分频繁,如今又从刘二狗这边听说了许多大宋的事情,甚至还跟着刘二狗去过一次大宋,佐佐木义久十分清楚大宋到底有多大,也十分清楚大宋到底有多可怕!

    佐佐木义久心里想的很清楚,就算天魔王大人一时失败,也一定能够带着自己安然无恙的逃回大宋,然后再一次卷土重来!

    到了那时候,天魔王大神手下带着的可能就不止是现在这两三千武士了,可能会是更多、更可怕的军队!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所以,傻子才特么跑去跟那些注定要被卖了劳工的守护大名们搞在一起。

    刘二狗对佐佐木义久的表现也很满意。

    “起来吧。”

    待佐佐木义久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刘二狗又笑眯眯的吩咐道:“派人去打探打探他们的行军路线,看看他们是从哪里过来,具体有多少人马。”

    “哈依!”

    佐佐木义久当即就躬身应下了,然后甩动罗圈腿,迈开小碎步,一路噔噔噔的跑着去了。

    直到佐佐木义久的身影消失不见了,刘二狗才扭头对随船前来的刘姓书生道:“不知刘先生可有什么看法?”

    刘姓书生呵呵笑了一声,先是轻轻摇了摇手里的折扇,接着又唰的一声收起了折扇,笑道:“这个问题,你又何必问我?你心里不是有答案了么?”

    刘二狗讪笑一声,说道:“毕竟倭奴来势汹汹,如果是一两万的倭奴倒也算了,就怕他们一次来个十几万或是几十万,那学生可真的要埋在这里啦。”

    刘姓书生摇了摇头,叹了一声道:“我一直以为你还算是有点儿头脑,可是现在看来,你也就只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头脑。”

    旁边的吴姓书生也嗯了一声,说道:“确实,以往看他还不算太蠢,现在看来,也只是不算太蠢而已。”

    被两个先生轮番嘲讽,刘二狗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脸色一红,谄笑道:“学生确实是笨了些,还望两位先生能指点迷津?”

    刘姓书生唰的一声展开折扇,轻摇着道:“你来倭国也好几趟了,对于倭国的认识也不能算少单就以你之见,倭国可能算得上国富民强?”

    “算不得。”

    刘二狗摇了摇头,老老实实的答道:“倭国虽然比高丽要大上一些,但是跟我大宋比起来,却也是个国小民寡的穷乡僻壤。”

    刘姓书生嗯了一声,又接着问道:“那我再问你十万大军开拔,需要多少粮草?”

    被刘姓书生这么一问,刘二狗顿时有些傻眼。

    在刘二狗的脑子里,自己带的这些青皮破落户们出海需要多少粮草这种事情,一向都是三位先生计算的,自己只需要按照先生的吩咐准备就好,自己又哪里会算?

    “朽木不可雕也!”

    刘姓书生摇了摇头,叹道:“我跟吴兄,还有陈兄计算粮草之时,可曾避过你?既然不避你,就是有意让你学着计算,可是看你这番模样,哪怕我一番苦心,全都浪费在狗身上了!”

    “先生教训的是,学生知错了。”

    被先生给骂成了狗,刘二狗却只能老老实实的认错

    刘二狗跟大多数的青皮或者说跟大多数的普通百姓一样,被其他人教训了可能会不服,被父母教训了可能会顶撞一两句,但是被先生给教训了,那就只有老老实实听着的份。

    这是一种根植在骨子里的习惯,改不了。

    眼看着刘二狗被训得缩头缩脑的模样,刘姓书生便摇了摇头,没有再接着骂下去,只是接着说道:“就倭国现在这般模样,能凑得齐十万大军的粮草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