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多买几个小妾?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那个谁曾经说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如果是在大宋当一个县令,那丁略知自然可以往县衙里一躲,除了有上官交待下来的事情或者升堂问案之外什么都不管。

    然而在瀛州当县令,基本上就意味着一切都得从头开始,而且所有的事情都得这个县太爷亲自过问一遍。

    当然,闹心的也不光是丁略知这个知县。其他被迁移过来的百姓一样闹心。

    陈二狗站在自家的地头上,脸上几乎写满了不高兴三个字。站在陈二狗旁边的张二狗,脸色也同样不怎么好看。

    陈二狗打量着自家的田地,扭头对张二狗道:“俺家一共六口人,官府却给了俺三百亩地,这咋能种得过来嘛。”

    张二狗也哎的叹了一声,说道:“你家六口人,俺家也是六口人。你家分了三百亩,俺家也分了三百亩。不过啊,你好歹比俺强点儿。”

    “恁爹的身子骨还算壮实,还能帮着你种种地啥的,你家大小子也能帮你干点儿活。”

    “可是俺爹身子骨不好,现在根本没办法帮俺种地,家里的小子也小,大点儿的姑娘也舍不得让她下地。”

    “你说这人啊,就是贱皮子。”

    “以前总是盼着有自家的地,现在有了地吧,又头疼种不过来。”

    两个大老爷们站在地头上犯愁。愁了半晌之后,陈二狗的眼睛忽然就亮了起来:“没事儿,你家地种不过来,我让俺家大小子给你帮忙去!再说了,咱一个人顾不过来这么多地,多找几个人不就能顾得过来了?”

    张二狗呵呵笑了一声,说道:“恁家大儿子跟俺家姑娘一样,得去社学读书,你敢让他们回来种地试试?官府能饶得了你!”

    “还有,现在来瀛州的都是一个人头五十亩地,谁家没个百十亩地啊,自己顾自己家的地还顾不过来呢,还有谁来帮你种地?”

    陈二狗却嘿嘿笑了一声,说道:“娃子能读书是官家给的恩典,这是天大的好事儿,可不敢耽误了娃子们作学问。但是你忘了啊,那个丁知县不是问咱们要不要小妾来着?以前怕媳妇没敢要,现在……嘿嘿。”

    张二狗一拍脑袋,叫道:“说的是!多一个小妾帮着种地,也能省下不少的力气!”

    陈二狗却嘲讽道:“看看,没脑子了吧?官府既然问咱们要不要小妾,就说明官府不缺这个。而且官府还说了,咱们不要小妾,能抵换成五贯钱。这也就是说,这一个小妾就是五贯钱。”

    “咱们手里有官府给的安家钱,俺家有六十贯,足够我买上十个小妾还有富裕了只要多买上两个,这地不就有人给种了?”

    “我想过了,小妾这个东西买回来既能暖被窝还能种地,合算的很。要是好了就多买两个,不好也就是五贯钱的事儿,哪怕转手发卖个三五贯的,起码也不会亏太多。”

    张二狗有些傻眼,过了半晌之后才迟疑着问道:“还能这么弄?”

    陈二狗道:“为什么不能?俺家大儿子在学堂里可是听先生们说过,说是法不禁止即为许可这官府也没说咱们不能多买几个小妾吧?总有些怕媳妇的软蛋不敢要,咱就捡多出来的小妾买,咋就不行了?”

    张二狗猛的一拍脑袋,叫道:“果然,家里有读书人就是好,连你这木头疙瘩都开窍了!”

    说完之后,张二狗干脆道:“走,回家吃饭去,吃完咱们就一起去官府。”

    两人一边商量着一边回了官府分给张二狗的院子,张二狗的媳妇正在做饭,听到两个人两人嘀嘀咕咕商量着买小妾的事情,张二狗的媳妇干脆把饭勺一扔,气冲冲的就进了屋子里:“好你个张二狗啊,这刚到瀛州,你狗日的就琢磨着纳妾了?是不是看老娘的娘家离着远,没有兄弟给老娘出头?!”

    感觉自己在陈二狗面前丢了人,张二狗顿时涨红了脸,想要把这傻婆娘揍一顿却又不敢,干脆冷哼一声道:“你又不是不晓得,咱家分了三百亩地,三百亩!我刚才跟陈二狗合计过了,俺们两个累死累活的,一个人也就能种个十亩八亩的,剩下的咋办?”

    “咋办?”

    张二狗媳妇一愣,问道:“再说了,这种地跟你纳妾有啥关系?”

    说完之后,张二狗媳妇忽然有点儿回过味儿来了,丹凤眼一眯,冷冷的盯着张二狗道:“你莫不是想借着买妾回来种地的名义,趁机好纳几个小妾?再说了,那官府发卖土人,难道就没有个男的?还专门发卖小妾不成?”

    陈二狗眼看着张二狗被他媳妇怼得哑口无言,赶忙站出来打圆场道:“嫂子别急!还真就是像您说的那样儿,没有男子,只发卖土人女子。”

    见陈二狗开口说话,张二狗媳妇干脆扭头冲着屋外大声喊道:“陈二狗家里的,你男人要纳妾了!”

    两家紧紧挨着的距离让陈二狗媳妇听到了张二狗媳妇的喊声。不同于张二狗媳妇的喊叫,陈二媳妇直接拎着菜刀就过来了:“陈二狗!你敢纳妾试试!老娘给你家生了两个娃还不满意是不是?”

    几乎是嗖的一声,陈二狗就直接跑到了张二狗身后,眼看着跟自家媳妇拉开了距离之后才探出头来喊道:“你个妇道人家懂得个什么道理?下午你随我去官府看看,若是有男子土人发卖,谁愿意买女子回来!”

    陈二狗媳妇砰的一声将菜刀剁在了桌子上,冷笑道:“还等下午?莫非你还想着吃完了饭再去不成?现在就跟老娘走一遭!”

    陈二狗瞅了瞅张二狗,张二狗也瞧了瞧着陈二狗,既有些心疼自家的桌子,又有些心疼自己跟陈二狗兄弟两个。

    当初在地头上商量纳妾之时,两人都觉得自己身为一家之主,这点儿小事还做不得主?然而事实证明,怕老婆的两人还真就做不得主连午饭也没吃成,就被自己家的老婆给拉到了官府。

    ……

    丁略知想哭。

    刚刚到任的第一天就有人跑来敲鸣冤鼓,这是何等的彼其娘之!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