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雪灾(第四更!求票!)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陈二狗如愿以偿的当上了里正陈二狗愿意跟同村的百姓分享买倭女种地的法子,同村的那些百姓自然也愿意推举陈二狗来做这个里正。

    至于那些“乡贤士绅”,基本上都被扎堆安置在瀛州布政使司治所所在的城池里了,他们自然也不会跳出来跟陈二狗抢一个里正的位置。

    然后陈二狗就再一次跑到了周防县的县衙。

    然后周防县知县丁略知就很头疼。

    “你们是大宋的百姓,挖矿这种事儿,自然不能让你们去干。”

    在弄清楚了陈二狗的来意之后,丁略知就苦口婆心的劝道:“挖银矿又岂是那么好挖的?先不说有没有埋在矿坑里面的风险,就算没有,你又如何能保证人心?”

    “那是银矿,白花花的银子,谁不喜欢?换成本官,本官也喜欢啊。”

    “你说,万一要是有人起了不该起的心思,想着往自己家里揣几锭银子,你这个里正该怎么办?”

    听到知县老爷这么说,陈二狗顿时也叫起了屈:“大老爷诶,这眼看着就要入冬了,地没法儿翻,粮没法儿种,总不能就这么放任大家伙儿闲下去吧?”

    到了这个时候,丁略知也回过味儿来了,刚才写还在脸上的担忧之色烟消云散,丁略知笑眯眯的道:“二狗啊,本官知道你这脑袋瓜子不错,你说说,到底是有啥想法?”

    陈二狗嘿嘿讪笑了一声,说道:“大老爷慧眼如炬,小人这点儿想法,自然是瞒不过大老爷的。”

    丁略知捋着胡须受下了这记马屁,心情也变得好了一些:“说吧,你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

    陈二狗又嘿嘿笑了一声,说道:“小人想着,既然现在耕不了地也种不了粮,那就不如让大家伙儿趁着这段时间,把村子到县里的路给修了?”

    “小人看过了,俺们那个村子离海边近一些,打鱼什么的倒也方便,可是从县城到海边的距离,可就没那么近了。”

    “这附近又没河没湖的,老爷就是想吃口新鲜的鱼都困难。”

    “所以小人想着,先把路修了,等来年能够下海捕鱼的时候,小人再带着村民捕些鱼,也能让大老爷吃口新鲜的。”

    丁略知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过了半晌后忽然指着陈二狗哈哈大笑起来。

    “你啊你,粘上毛,你比猴儿都精!”

    “做这个里正,倒是委屈了你!”

    指着陈二狗调笑了几句,丁略知干脆笑呵呵的让人把周防县地图给取了过来,指着地图上的几条黑线说道:“看到了没有?这几条线就代表了路。”

    “按照工部和户部发下来的规划行文,这里会修一座大型的码头,要求能够停靠木兰舟的那种。这个你们干不来,得工部派大匠过来指点着才行。”

    “但是这几条路,从这个码头一直到县城,中间会经过十几个村子,其中就包括你们村在内。这个活计你们肯定能干。”

    “所以,就算你不来找本官,本官也会让人去找你们这些里正过来。”

    “回去吧。召集你们村子里的青壮,等工部的大匠来了,再挑个良辰吉日,咱们就开始动工。”

    “还有,告诉你们村里的青壮,让他们早上上工的时候别吃饭,工地有吃的。一天三顿,顿顿有肉的那种。”

    “等下工的时候别走那么早,看看厨房那边还剩下多少肉,如果多了,可以住家里拿点儿。”

    “毕竟是户部出钱,有沾便宜的机会,可千万不敢放过。”

    陈二狗顿时大喜过望,对着丁略知拜道:“多谢大老爷!小人这就回去通知村里的青壮!”

    丁略知点了点头,等陈二狗滚蛋之后才彻底瘫坐在椅子上。

    现在这官真是越来越不好当了,都他娘的得教百姓占朝廷的便宜了。

    也不知道会不会被皇城司的那些鹰犬盯上……

    ……

    丁略知这个知县在瀛州头疼,赵桓这个皇帝在汴京城也很头疼。

    靖康五年十一月初九,往常这时候虽然冷,但是离下雪这两个字却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的距离。可是今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场忽如其来的暴雪继续好几天下个不停,甚至直接把整个汴京城都给拍到了雪堆里面。

    赵桓这个皇帝倒还好一些,毕竟再苦不能苦皇帝,再穷不能穷后宫,宫里面物资充足,人手又多,负责洒扫的太监和宫女很快就能把积雪给清理掉。

    但是皇宫自古来就是极为特殊的存在,不能把皇宫这个特例当成常例如果把目光放大到整个汴京城,那就能明显看出来皇宫里面跟宫外的不同了。

    鹅毛大的雪片下起来遮天蔽日,百姓前脚刚把院子里的积雪给清出去,后脚这大雪就再次没过了脚面。而街道上一层又一层的雪,已经足有三四尺厚。

    众所周知,汴京既是大宋的政治中心,也是一座高度商业化的巨型城市,本身生产的粮食并不是很多,相对于整个汴京城每天的消耗,那点儿产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基本上还是以其他地方转运输入为主。

    这也就意味着,百姓家里的存粮不会太多。而没有了吃的,人心就会不稳。

    甚至有传言说是赵桓杀弟囚父的行为终于激怒了老天爷。

    至于为什么靖康元年的事儿要等到靖康五年才惩罚官家,那可能就是因为天上一日,地下一年,再加上神仙下雪什么的也得走个流程,所以耽误了几天也很正常放到人间,可就不是几年过去了么。

    这种狗屁倒灶的传言是哪儿起来的,赵桓倒是不关心,反正能传这种流言的,也就那么些人,用屁股猜都能猜出来。赵桓关心的是怎么让百姓活下去。

    只要百姓不会被雪灾冻死饿死,所谓上天惩罚的说法就是屁话。

    就像赵桓跟孟太后说的那样儿,地主老财还知道心疼自己家的傻儿子呢现在之所以会出现雪灾,肯定是老天爷觉得有人在祸害大宋江山,所以降下雪灾来提醒自己这个天子。

    ps:又是四更!求个票!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