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罪不至死?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任凭朝堂上的一众大佬们想破了脑袋,也没能想明白这场雪灾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先是大雪数天不停,直到禁军和厢军开始进城清理积雪,大雪也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按理说,这么大的雪,几乎都能把整个汴京城给埋到雪里去了。而汴京城跟历朝历代的都城一样,因为城池、人口规模等种种因素的限制,使得其本身的粮食并不是很多,基本上都要靠外部输入。

    而更操蛋的是,哪怕常平仓和预备仓里有足够的粮食,官府也没办法立即把这些粮食送到百姓手里。如果按照这场雪灾的规模来看,纵然冻不死一两万,也能冻死个七八千人。

    而且,大灾之后通常会有大疫,即便是雪灾不比夏天,造成的影响也绝对不容小觑,稍有不慎就是一场大乱。

    然而奇怪的是,这场雪灾却不声不响的就被平息了,不仅没有酿成什么灾祸,反而让汴京城的百姓更加的相信官家,相信禁军。就连朝堂的那些大臣们,也在这次的雪灾行动中狠刷了一波存在感。

    就像开封府知府王时雍一样。

    虽然王时雍平日里也喜欢唱歌跳舞逛青楼,可是在这次救灾的行动中,王时雍又一次带着开封府的衙役冲到了第一线,无论是分发物资还是安排百姓都做的无可挑剔,在民间的官声可是大大的好。

    如果不是常平仓里有一部分粮食不翼而飞,估计就更完美了王时雍原本在这次救灾活动中怒刷了好大一波存在感,来年升职加薪眼看着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结果却出了这么档子事儿……

    王时雍很闹心,王时雍很上火。

    开封府原本就屁事儿颇多,结果手下大大小小的官吏又被皇城司抓走了一大批,自己说不准也要跟着吃瓜落,王时雍的心情要是能好,那才是活见了鬼。

    但是心情不好的也不只是王时雍一个人。

    事实上,朝堂上的那些大佬们,还有赵桓这个皇帝,远比王时雍更加的闹心。

    粮食到底哪儿去了?

    御史台跟皇城司、东辑事厂三方联手追查,想要查明白粮食的去向并不难,很快就把这些粮食到底是怎么不翼而飞的,又飞到了哪里,都给查了一个清二楚。

    但是就因为查得清楚,所以才闹心。

    能够不知不觉让几万石的粮食不翼而飞,无论外面的是什么人,肯定都得勾结着管着常平仓和预备仓的官员、小吏才能办到。

    而从这些官员和小吏入手,很快就能摸清楚跟他们勾结的都是些什么人。再顺着这条线一步步的查下去,最后浮出水面的,就是事情的真相。

    有人出钱,有人出力,有人负责出谋划策,有人负责具体行动,几伙人互相勾结之下,汴京城的常平仓里就有三万石粮食插翅飞出了常平仓。

    而这些人之所以选择在汴京的常平仓下手,是因为这些人觉得汴京是天子脚下,遭灾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就算不翼而飞了几万石粮食也不会有人发觉。

    就算官府每年都要盘点两次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在盘点之前让常平仓里存在这几万石粮食,不就安全了么?买些陈粮再掺了砂子,小意思。

    只是让这些人没想到的是,汴京城会忽然下了这么一场暴雪,而赵桓这个官家会在第一时间就动用常平仓,以至于大家伙儿还没来得及买陈粮,更没来得及掺砂子。

    所以,这次栽到了这么一声雪灾上面,也只能说是天意。

    “三万石粮食,事关京城的安危和京城数十万百姓的生死存亡,朕要是姑息了他们,朕还有脸面说自己是承天受命的皇帝?”

    赵桓打量了眼前一众大大小小的官员们一眼,冷笑着说道:“朕跟太后她老人家说过,必然是有人在动摇我大宋的根基,所以上天才会降下雪灾来警示朕。如今看来,果不其然。”

    “诸卿也别想着劝朕。”

    “百姓都知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道理,难道诸卿不懂?”

    刑部尚书谷克成跟李纲等一众大佬们互相对视了一眼,无奈之下还是躬身拜道:“启奏官家,这些人确实是罪该凌迟,可是依着《八议》之律,这些人……”

    赵桓呵呵笑了一声,曲指敲了敲桌面,说道:“朱俊,皇后家的堂弟,还有爵位在身,按议亲、议贵论,罪不至死。”

    “骆成,是跟着朕南征北战以军功封爵的,按议故、议功、议贵,也是罪不至死。”

    “还有孔繁铮,按议贤、议宾论,同样罪不至死。”

    说完之后,赵桓干脆站起身来,踱步绕过桌子,到了谷克成身前之后才开口道:“可是朕就想问一句。”

    “百姓……就该死吗?”

    “哪怕就是朕这个皇帝,也不敢说历代祖先都是大富大贵,卿等的祖上可都是贵不可言的贵胄出身?祖祖辈辈都没有平民?”

    这句话一说出来,无论是谷克成还是在朝的其他一众大佬们,顿时都感觉很蛋疼。

    这特么就像是降维打击一样,根本就不给人开口说话的机会啊谁敢说自己的历代祖先都贵不可言?再说了,就算自己的历代祖先都贵不可言,可是这种事儿也不适合现在拿出来说啊。

    就很蛋疼。

    可是这《八议》之说也是《大宋律》里面的。

    没错,一众大佬们在修订《大宋律》的时候,又一次完美的发挥了不能耽误大家伙儿唱歌喝酒逛青楼的懒政心理,除去赵桓此前曾特意强调过的部分律令内容之外,剩下的干脆又抄了一遍《唐律疏议》。

    也就是说,在赵桓没有想起来,大家伙儿又完美忽视的情况下,《八议》也完美的继承到了《大宋律》里面。

    更重要的是,哪怕是没有《大宋律》里面没有承继下来《八议》的内容,这次的空仓案也没有那么好处理这次的案子涉及到的可不仅仅只是骆成一个爵爷,而是涉及到了同为爵爷的皇后堂弟,而且还涉及到了另外一个很不好处理的关键人物。

    挑头的就是那个按议贤、议宾论罪不至死的。

    或者说的再直白一些柴家的面子都没他家的大!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