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朝臣奋迅如霹雳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柴家在宋朝的面子,就像小孩儿尿过的床一样在有限的空间里无限扩张。

    柴荣挂的早,剩下一个七岁的儿子柴宗训继承皇位七岁的小孩子当然不会低眉恋红颜,但是赵大玩了一出陈桥兵变,年仅七岁的柴宗训当然也只能拱手让江山。

    然后赵大就立下祖训,说“柴氏(周世宗)子孙有罪不得加刑,纵犯谋逆,止于狱中赐尽,不得市曹行戮,亦不得连坐支属”。

    然而就是这么大的面子,却还是比不过另外一家柴家再牛逼,也是从柴宗训“拱手让江山”给赵大之后才牛逼的,而另外那一家,则是从汉高祖十二年的时候,老流氓刘邦册封孔子的第八代孙孔腾为奉祀君开始的。

    直到大宋至和二年,宋仁宗又改封为衍圣公,官居八品。到了蒙元时期,又给提到了三品。到了大明,衍圣公就成了正一品,而且“班列文官之首”。待到了建奴的螨清时期,人家衍圣公还被特许在紫禁城骑马,在御道上行走。

    众所周知,官员品级这个玩意可是有很大说法的。官居八品,不代表人家就比县令低一头。恰恰相反的是,哪怕贵为当朝太宰、少宰,见到八品的衍圣公时也得先给人家行礼。

    但是吧,衍圣公确实有点儿丢孔圣人的脸金来降金,蒙古来了降蒙古,建奴来了降建奴,倭奴来了通电欢迎。

    要知道,金国和建奴的发型其实是差不多的,区别只是建奴有一撮金钱鼠尾辫,金国女真则是头顶秃瓢,脑袋两侧各有一撮头发。而且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金国也曾强制要求剃发易服。

    也不知道向来重视华夷之辩,曾经说过“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的孔圣人要是知道他老人家的后代传人都是这个尿性,会不会气得从棺材板里面爬出来掐死他们。

    想必不是不会的,因为历代衍圣公们会齐心协力把孔圣人再按回去,绝不让他老人家出来。

    反正不管怎么说吧,从汉高祖十二年就开始牛逼的孔家店,在大宋的面子,绝对要比柴家的面子还大上几分。

    再加上什么议贤、议贵、议宾之类的狗屁倒灶的八议,孔繁铮倒卖几万石粮食这事儿那就不能算个事儿,最多也就是罚酒几杯。

    如果把庶出且“早已分家”的孔繁铮换成衍圣公孔端友,估计连罚酒三杯都够不上,充其量也就是私下派人训诫几句。

    可惜的是,这些倒霉孩子恰好遇上了赵桓赵桓尊敬的是有教无类的孔圣人,而不是衍圣公。

    至于说《大宋律》里面有什么八议之类的条款……

    “废掉。”

    赵桓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宣布了《八议》的终结,那模样比后世触犯了联合锅的条款之后改正的五大流动武器贩卖商还要嚣张。

    皇帝嘛,握乾秉坤,口含天宪,言出法随,兴亡继绝才是正确操作。

    “孔繁铮妄用圣人之名行害民之民,凌迟。”

    “凡是涉及到空仓案的这些混账东西,一概凌迟。三族发配顺天府。”

    赵桓阴沉着脸,宣布了孔繁铮等一众人的死刑,顺便又把板子打到了当代衍圣公孔端友的身上:“孔繁铮虽然庶出,可是毕竟打的是孔圣人的旗号,孔端友管教不严,见事不明,夺爵。”

    ……

    想要废掉孔端友的爵位,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困难一些尽管头一天已经跟李纲等一众大臣们达成了共识,然而到了第二天的大朝会上,这事儿依旧如同冷水滴进了热油锅,直接就炸开了。

    “衍圣公乃是圣人之后,事关国家朝廷脸面,如何能轻易除爵?”

    “毕竟是圣人之后,倘若就此除爵,衍圣公岂不是断于我大宋,后世又该如何看?”

    “不若另择贤者以继衍圣公爵位。”

    “若是直接将衍圣公之爵除了去,那世人又如何看待我大宋?如何看待官家?”

    “管教庶出不严,大肆收受曲阜土地,堂堂衍圣公府居然能有孔半城的称呼,也不嫌丢人现眼!”

    “为什么孔繁铮从主枝分家后才倒腾起了粮食?若是没有衍圣公府的面子,地方上那些官员谁识得他孔繁铮是什么东西!”

    “孔端友固然该死,可是毕竟是圣人之后,直接这么除了爵也不太好看,该当从孔府立择贤者以立。”

    “……”

    有反对的,也有赞成的,除却李纲等一众早就知道赵桓打算的大佬之外,朝堂上的大小官员们却集体炸了锅,纷纷站出来表示宰了孔端友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是除了衍圣公这个爵位就是不行。

    然后,一众大臣们吵着吵着就吵出了火气能进到紫宸殿里参加大朝会的,最低的也是从五品,平时里都是高高在上被人吹捧惯了的,如今眼看着有人跟自己吵个不停,这心头火就莫名其妙的烧起来了。

    再然后,一众大臣们就高喊着“彼其娘之”之类的污言秽语,抡着王八拳,杀向了跟自己意见相左的那些“奸佞小人”。

    底层的小官们一动手,慢慢地就波及到了朝堂上的大佬们

    身为上官,便有如后世活力团体的红棍或者扛把子一般,小弟们已经开片了,你总不可能再端着茶水再喝茶看戏吧?

    大佬得有个大佬的样子!得起个带头作用!

    随着时间一点点儿的流逝,打出了真火的朝臣们,可就真的开始下了狠手,什么抓头发,挖眼睛,抠鼻孔,甚至还有人不满足于抡着王八拳瞎打,干脆使出了猴子偷桃和撩阴腿这样的绝技。

    龙椅之上,赵桓一开始时还是面无表情心里暗笑着看戏,后来看着看着就慢慢地阴沉了下来,到最后几乎已经成了黑得可以拧出水来。

    这大宋的官老爷们还真他娘的够奇葩的,对外的时候可没见他们这么硬气过当初一听说完颜宗望兵围汴京,这些怂蛋可是一个个怂的不行,就连所谓的主战派也是打着先打退金兵的进攻之后再议和的主意。

    现在可倒好,朝堂上动起手来可是个顶个的厉害,瞧那一个个王八拳抡的,还有的干脆脱下了靴子当武器,当真也是一身好本事。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