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证据?再作一份就是了!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孔半城之名,倒是配不上衍圣公府了。”

    不到曲阜,不知道孔家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何蓟亲自带着皇城司的一众马仔们直奔曲阜准备详查孔府,然而在进入山东地界之后,何蓟就有一种如入泥沼的感觉。m

    尤其是到了曲阜之后,无论是从曲阜调取跟孔府相关的卷宗,还是从兖州调取相关卷宗,基本上都有一种狗咬刺猬的感觉。

    因为单纯的从卷宗上面来看,孔府在曲阜的形象简直就是圣人再世

    无论是对待佃租孔府土地的佃户,还是对待那些跟孔府有纷争的百姓,衍圣公府的处置几乎都完美到让人挑不出一丁点儿的毛病。甚至就连皇城司密谍报上来的消息,都跟官府备案的那些卷宗一致。

    只有东辑事厂报上来的卷宗,才出现了跟那些卷宗截然相反的消息。

    衍圣公府并不是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完美无缺。

    恰恰相反的是,东辑事厂报上来的那些卷宗,就连见惯了魑魅魍魉的何蓟也暗自心惊不已

    在整个大宋的大部分地主都因为累进税率而忙着清退土地的时候,衍圣公府不仅丝毫没有清退土地的意思,反而大肆买入土地。

    阶梯税率?

    阶梯税率这玩意对普通的乡贤士绅来说或许是个大杀器,然而对于衍圣公府来说,阶梯税率根本连个屁都算不上。

    把所有的土地全都分散挂靠在孔府中人的名下,自然也就避开了阶梯税律。

    何蓟当然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衍圣公这是自信能把整个衍圣公府的所有人都掌握在手里,而且自信绝不会有人胆敢背叛衍圣公府。

    除了大肆购入土地之外,衍圣公府还大肆的修桥铺路,甚至还在有灾民出现的时候主动赈济灾民路是给衍圣公府修的,赈济的灾民也大部分都变成了衍圣公府的佃户和奴婢。

    甚至就连官府招募无地百姓前往甘肃布政使司、交趾布政使司等地“垦荒”的时候,整个曲阜这边也是丝毫没有动静。

    因为衍圣公府暗中传出话来,说朝廷让百姓前往甘肃布政使司和交趾布政使司垦荒是真正的垦荒,分配到百姓手里的都是山地或者洼地,根本就不能耕种,朝廷这是拿百姓当苦力使唤。

    甚至还有传言,说是衍圣公府为了护住这些普通的百姓,不惜花费了大量的钱财上下打点,这才保住了这些佃户和奴婢们,让他们不用前往甘肃布政使司和交趾布政使司当垦荒的苦力。

    至于官府早期招募百姓前往奉圣州、顺天府一带垦荒做工的事情,自然也是被衍圣公府挡了回去。

    “他们好大的狗胆!”

    何蓟越看,心里就越担心。

    东辑事厂的情报跟皇城司的情报截然相反,而皇城司的情报跟官府备案的卷宗几乎一字不差,何蓟自然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衍圣公府不仅把手伸到了官府,还把手伸进了皇城司!而且视朝廷如无物!

    可是当看到东辑事厂的情报最末尾的时候,何蓟却忽然笑了起来,神色也变得分外狰狞。

    衍圣公府曾经在完颜宗望带兵南下的时候做好了分家的准备,其中一部分暗中准备了金国的旗帜、降书和劝进表,而另一部分则是收拾好了衍圣公府的一部分家当,随时可以离开衍圣公府南下!

    衍圣公府分家还是不分家,对于何蓟来说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事情。但是有人暗中准备金国的旗帜、降书和劝进表,这就有乐子看了!

    将东辑事厂的情报翻来覆去看了两遍之后,何蓟便将目光投向了东辑事厂的探子:“金国的旗帜,还有降书和劝进表,还有没有?你知不知道降书和劝进表上写了些什么?”

    那探子遗憾的摇了摇头,说道:“回何指挥使,那些东西早在完颜宗瀚被官家枭首之时就被销毁了。小人也不清楚上面都写了些什么。”

    何蓟嗯了一声,倒也没有太过于失望,反而笑眯眯的对这个探子说道:“毁了就毁了吧,本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说完之后,何蓟又从腰间扯下一块玉佩甩给了探子,笑道:“这是本指挥使代你家厂督赏你的,你且收好,待本指挥使回了京城之后,自然会把你的功劳转告你家厂督。”

    那探子顿时大喜,连忙躬身道:“是,小的多谢何指挥使!”

    何蓟这才嗯了一声,笑眯眯的吩咐道:“去吧。”

    “身为天子鹰犬,居然有胆子背叛主人,倒是本指挥使小瞧了这些人的贪欲。”

    待那东辑事厂的探子离开后,何蓟的脸色当即就阴沉了下来,咬牙切齿的对身边的亲信勾押官吩咐道:“去,派人把整个曲阜和兖州城里那些吃里扒外的东西都传唤过来,家法处置!”

    勾押官心中顿时砰砰狂跳起来

    皇城司所谓的家法处置,绝不仅仅只是枭首那么简单。恰恰相反的是,枭首在皇城司里面只能算是最轻也是最幸福的处罚!

    问题是,整个曲阜和兖州,会有多少皇城司的探子?哪怕是往少了说,整个兖州城里最少也得有上百个,曲阜这边也得有百十个,两边加一起,数量就直接高达两百多了!

    “还有,回去后把皇城司彻底拆分,左衙还是跟以前一样负责侦辑天下和文武百官,右衙……以后专门负责侦辑皇城司内部的问题。”

    “另外,再次跟皇城司的兄弟们重申一遍,让他们知道自己吃的是谁的粮,拿的是谁的饷,让他们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待到勾押官躬身应了后,何蓟又狞笑着道:“还有他孔端友,他自己找死,却也怪不得别人了。”

    “去把萧右、金石他们找来。”

    “他孔端友不是把金国的旗帜和降书、劝进表都给毁了么?本指挥使再给他作一份出来也就是了!”

    “本指挥使倒是要问问他孔端友,何为华夷大防,何为华夏入夷狄则夷狄之!”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