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望衍圣公能有所教朕?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疯狂挣扎了一番后,孔端友忽然放弃了挣扎。

    正所谓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无论何蓟手下的萧右、金石这两个大手子做出来的证据多像是真的,那也是假的。

    因为真正的证据,早就已经被孔端友给烧掉了。

    但是这话又说回来了只要上面的笔迹和印鉴一致,而赵桓这个皇帝又认可这份证据,那假的自然也就是真的。

    孔端友正是因为想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才干脆放弃了挣扎。

    “本公认栽了。”

    孔端友惨笑一声,望着何蓟说道:“要杀要剐,本公认由何指挥使处置。只是这些事情皆是本公一人所为,与孔府中人并不相干,还望何指挥使明鉴。”

    何蓟诧异的望了孔端友一眼,继而点了点头,说道:“衍圣公既然认罪,那就再好不过。至于孔府中人如何发落,还是静待官家发落吧。”

    说完之后,何蓟干脆挥了挥手,对着手下一众马仔吩咐道:“带走!”

    ……

    衍圣公被抓的消息,就如同在平静的池面上投下了一块巨石。

    自从汉高祖十二年开始,直到大宋靖康年间,历朝历代的皇帝无不对衍圣公府优容有加,还从来没听说过哪个皇帝会毫不顾及脸面的对孔家下手。

    然而赵桓偏偏就干出了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而且直接把孔端友等人直接给扔到了皇城司的诏狱 ::

    随着皇城司的名声越来越臭,而且朝堂和地方上也有大量的官员因为各种原因进了诏狱之后再也没出来,诏狱的名声自然也是越来越响亮。

    如果从名声的好坏以及响亮程度来评论,那后世的所谓集中营、渣滓洞之类的地方在诏狱面前简直就是毫无存在感的弟弟。

    当然,尽管外界把诏狱传成了会吃人的魔窟,但是实际上,无论是从单个牢房的占地面积还是从牢房的的设施来看,诏狱的环境是整个大宋所有的大牢都不能比的。

    毕竟能进到诏狱里面的,基本上都是些贪腐无度、残害百姓的官员,就连类似宋江之类的江洋大盗都没资格关进诏狱,里面的条件自然不可能太差

    整个诏狱是建造在地下的,地面上的房屋只是用来做掩饰的,而且还有重兵把守。

    牢房的四周都有厚厚的棉被覆盖,而且没有任何一个直棱直角能够对人造成死亡伤害的地方,甚至就连牢门的木头上也包裹了厚厚的一层棉被,确保任何人都没办法在诏狱里面自尽。

    除此之外,每个牢房的门口还单独配有一个站岗的士卒,以保证在有人寻死的时候能够第一时间救治

    无论这些人最后的死法是凌迟还是剥皮实草亦或者是腰斩之类的都无所谓,反正这些人必须死在法场上,绝对不能死在诏狱里就是了。

    所以,当孔端友被关进了诏狱的牢房之后,整个人就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因为无论孔端友怎么喊叫,都没有人搭理他,守在门口的狱卒也没有丝毫的动静。

    一天,两天,三天……

    因为身处地下的牢房,孔端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被关了多久,只记得牢房过道里的灯油添了四五回,守在自己牢房门口的狱卒也换了好几回,自己也吃到了人生中的十几顿牢房。

    如果单纯的按照一日三餐来计算,自己大概被关了五天了吧?

    直到孔端友已经被关到怀疑人生的时候,何蓟才又一次带人来到了孔端友所在的牢房门口,而且让人把孔端友从牢房里面拎了出来。

    被关在诏狱这种不见天日、无人交流的牢房里面好几天,孔端友整个人早已陷入了深深的绝望,甚至有了一丝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当下便任由狱卒给他上了枷锁、镣铐。

    跟在何蓟的身后,被诏狱的狱卒推搡着穿过了长长甬道之后,孔端友终于被带到了一间极为宽敞明亮的屋子里面。只是刚刚进了屋子,就听有人说道:“衍圣公,朕等你好久了!”

    孔端友听到有人自称为朕,且说等自己很久了,抬起头一看,发现此刻正坐在一张桌子前面,手里拿着一本书,就那么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的,可不就是身着锦袍便服的当今官家么??

    孔端友心里大惊,当即便噗通一声踹倒在地,叫道:“罪臣孔端友,见过官家,官家万安!”

    待孔端友行完了礼,就听赵桓笑眯眯的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衍圣公不必多礼。是朕的心里有些地方想不明白,所以才让人把衍圣公请到这里来的。”

    孔端友又向着赵桓拜了一拜,然后就势站了起来,勉强躬身道:“官家请问,罪臣知无不言。”

    赵桓笑呵呵的点了点头,随即便对无心吩咐道:“朕要与衍圣公在此小酌几杯,且命人整治几样酒菜送来。”

    无心领命退下,赵桓又接着对何蓟吩咐道:“让人把衍圣公身上的这些东西都去掉,毕竟是圣人之后,又是我大宋堂堂的衍圣公,身上如何能戴着这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让人给衍圣公搬张凳子过来。”

    何蓟当即便躬身应了,挥了挥手,命狱卒将孔端友身上的枷锁镣铐都尽数去了,又搬了个凳子过来,放在孔端友的身后。

    待孔端友谢了恩,半张屁股挨着凳子沿坐下之后,赵桓才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朕近日一直在读论语,只觉得论语里面的道理高深至极,孔圣当真不愧儒圣之称。只是这读的越多,朕心里的疑惑也就越多。”

    孔端友被赵桓这番作态弄得有些懵逼

    你特么要是有不懂的,你直接派人来孔府说一声,本公亲自来汴京给你答疑解惑不就行了,又何必这么大张旗鼓?你特么要是打算弄死本公,那你痛快点儿行不行?又何必像现在这样儿惺惺作态? 电脑端::/

    然而赵桓却没有理会一脸懵逼的孔端友,反而在酒菜送上来后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将酒一饮而尽之后才轻轻晃了晃一直拿在左手的书册,说道:“朕读论语,发现其中有一句‘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朕鲁钝,不能明其意,望衍圣公能有所教朕?”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