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不智不勇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孔端友没想到何蓟会承认是他伪造了证据,更没想到赵桓这个大宋皇帝会承认这些事情都是出自于他的授意

    原本还想着给官家和何蓟两人找个台阶,让两个人能就坡下驴,放过自己的同时,也能让官家和皇城司都得到好名声。

    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绝望之下,孔端友一屁股瘫坐在地上,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然而赵桓却上前一步,猛的一脚踹在了孔端友的脸上,骂道:“《公羊传》可是儒家典籍?朕虽读书不多,却也知道九世之仇犹可以复的道理,知道先君之耻犹今君之耻的道理。”

    “汉时孝武皇帝,曾赞庄公曰:襄公复九世之仇,春秋大之。朕深以为然。故,朕时刻不敢忘五胡乱华之事,独你衍圣公记性不好?”

    “朕倒是想要问问你衍圣公,五胡乱华之仇算不算国仇?金虏兵围汴京,算不算国仇?”

    “都说君忧臣辱,君辱臣死,朕堂堂大宋皇帝,被完颜宗望小儿围困汴京,这不是耻辱这是什么?”

    “朕这个皇帝遭受如此奇耻大辱,你这个臣子为什么不去死?嗯?”

    “朕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九世之仇犹可以复和先君之耻犹今君之耻,都是出自《春秋公羊传·庄公四年》:九世犹可以复雠乎?虽百世可也。家亦可乎?曰:不可。国何以可?国君一体也;先君之耻犹今君之耻也,今君之耻犹先君之耻也。

    简单来说,就是国仇必须得报,九世报不了就百世,先代君主遭受的耻辱,等于现在的君主遭受了耻辱;如果现在的君主遭受了耻辱,就等于是给先代的君主抹黑。

    连赵桓这个不怎么读儒家典籍的官家都知道的事情,身为衍圣公的孔端友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孔端友只是在这个问题上面选择了忘记。

    “你不死也就算了,你还侵占百姓土地,曲解朕的旨意,将整个兖州都变成了你孔家的囊中之物,你想干什么?嗯?”

    越骂越气,赵桓干脆一边踹一边喝骂,直把孔端友踹得满地打滚,叫道:“官家息怒!官家息怒!罪臣愿意清退所有被孔家侵占的田地!罪臣愿意反正,愿意揭发跟孔氏勾结在一起的那些人!”

    赵桓喘得累了,骂得也累了,又见孔端友直接毫不犹豫的要卖队友,赵桓才又坐回了凳子上,自斟自饮了一杯,冷冷的瞧着孔端冷道:“朕就在这里听着,你一五一十的说。”

    孔端友又一次起身跪好,拜道:“启奏官家,罪臣固然有错,然则错不全在罪臣。提出来要写降书迎接金虏的是臣弟孔端操,提出来把田地挂在族人和佃户名下的是臣父孔传,出面操办的是孔繁铮;跟孔家勾结在一起的官员,地方上有……,朝堂上有……,罪臣所言句句属实,望官家明鉴!”

    孔端友这一次卖队友卖的是真痛快。大半个孔氏家族,外加整个兖州和整个曲阜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官员,跟孔家勾结在一起的“乡贤士绅”,外加朝堂上引为孔氏臂助的那些人,基本上都被孔端友卖了个遍。

    而孔端友之所以会大力卖队友,倒不是因为孔端友明知必死的临终善言,而是孔端友在赌,赌赵桓不会一次杀这么多人

    大半个孔家有多少人?兖州和曲阜的官场有多少人?那些“乡贤士绅”又有多少人?朝堂上又涉及到多少重臣?

    孔端友现在恨只恨牵扯到的人还不够多!如果可以的话,孔端友甚至恨不得把整个山东乃至于整个大宋的人都牵扯进来!

    听过无数次“官家又在哪儿哪儿拿什么什么人筑了京观”的消息,孔端友自然清楚赵桓心狠手辣的性子。

    但是正所谓法不责众,只要牵连的人数够多,就算官家想要下狠手处置,那也得好生掂量掂量!

    然而出乎孔端友意料的是,赵桓在静静的听完了那些人名之后,就直接扭头对何蓟吩咐道:“都听到了?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给朕抓来。”

    看赵桓那毫不在意的模样,似乎说的不是足以牵连上万人的大案,而是明天早上该吃豆腐脑还是豆浆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儿。

    孔端友心中一慌,叫道:“官家息怒!自太祖皇帝立国至今,何曾有过牵连万人的大案?若官家杀戮过重,只怕要动摇社稷根基啊!望官家三思!”

    然而赵桓却呵呵笑了一声,又自斟自饮了一杯之后才望着孔端友道:“你是不是对社稷根基有什么误解?”

    问了孔端友一句之后,赵桓也不待孔端友回答,便自顾自的摇了摇头,说道:“山河之固,在德不在险。社稷根基,在民而不在官。你以为离了你们,这大宋江山就会乱起来?”

    “依朕看来,你们这些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既然你们不拿百姓的死活当回事儿,朕自然也不会拿你们的死活当回事儿。”

    “杀一万个官,在朕眼里跟杀一个官并没有什么区别。如果有必要,朕也不在乎多杀几万个。”

    “只要百姓活得好,朕的江山就会固若金汤,倒也不劳你衍圣公操心了。”

    说完之后,赵桓瞧着瘫成一团的孔端友也失去了兴致,干脆站起身来,摇了摇头,说道:“罢了,朕今日屈尊来见你,就是想看看你孔氏到底是个甚么模样。原来不过如此。”

    “心中无国无君,是为不忠;背弃祖宗学说,是为不孝;曲阜一地,田产大半归于你家,置百姓死活于不顾,是为不仁;事到临头却只顾推卸责任,是为不义;不见五胡乱华故事,金虏未来却做好了跪迎的准备,全然不想金夷南侵后神州陆沉的惨状,是为不智;事到临头,敢做不敢为,是为不勇!”

    “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不智、不勇之徒,尚有何面目立于世间?!”

    “朕倒要看看,你孔家人又有何面目去按住孔圣人的棺材板儿!”

    ps:今天拿《我在明末有套房》、《史上最稳太子爷》祭天!双份祭品!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