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不能耽误官老爷们投胎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孔端友彻底绝望了。

    任凭孔端友怎么想,都没想到赵桓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直接就要把所有涉案官员都抓起来杀掉

    那是一万多人,不是一万只鸡!

    他就真不怕闹出乱子来?

    赵桓还真就不怕。

    “能闹出什么乱子?有人敢死,朕难道还不敢埋?”

    文德殿里,赵桓冷笑一声后对李纲和李若冰等人道:“范文正公曾经说过,一家哭,何如一路哭?”

    “这些人既然触犯了,就该依来治他们的罪,否则的话,又如何对得起那些未曾触犯大宋律的官员和百姓?”

    “别说只是牵扯到一万人,就算是牵连到十万人,朕的决定也不会改变。”

    面对赵桓如此赤裸裸的杀意,李纲跟李若冰等人互相对视一眼,皆是发现对方眼中的无奈

    如果换成真宗或者仁宗皇帝,哪怕是换成上皇赵吉翔,这次的大案都多少会有点儿转圜的余地。

    可是换成了当今官家,这次的大案可真就一点儿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

    只是斟酌了一番后,李纲还是试着探问道:“启奏官家,此案牵扯的人数太多,哪怕不算地方上的官员,仅朝中五品以上的官员就牵扯到六、七十人,现在全杀了,只怕难免会影响到政务流转?望官家三思?”

    赵桓却呵的笑了一声,说道:“有泉州知府纪自明前车之鉴,这事儿倒也好办的很先让他们戴枷办公,等准备好代替他们的人手之后就让他们滚去法场。”

    说完之后,赵桓又将目光投向了吏部尚书李若冰,然后竖起食指,说道:“一个月,朕给你们吏部一个月的时间去调派人手,要不然,岂不是要耽误这些官老爷们投胎?”

    一听赵桓这般说法,李若冰顿时在心里破口大骂起来

    不能耽误这些官老爷们投胎?这种事儿还特么有不能耽误的?简直就是彼其娘之!

    再说了,如果现在的官场还是之前的官场那还好一些,毕竟以前不缺冗官。

    可是自打靖康改制之后,这官场上就已经变成了一个萝卜一个坑,本尚书上哪儿去找两千多的官吏出来?

    ……

    赵桓已经下定决心的事情就不会改变,所以靖康六年开春的大朝会就变得跟往常的大朝会有些不同

    足足六、七十个官员戴着锁枷上朝,数量占据了够资格参加大朝会的官员总体数量的近三分之一,几乎都快赶上金兵围城时的那一次了。

    而且这些官员今天少一个,明天少两个,几乎每天都在减少,接着又会有新面孔出现在他们原本的位置上。

    剩下三分之二没牵扯进空仓案的官员也都各自阴沉着脸,表情就好像死了娘老子一般难看。

    实在是太丢人了。

    衍圣公府彻底完蛋了,而且还拖着他们大大小小的盟友们一起完蛋,牵连到朝堂、地方的官员、小吏多达两千余人,是从大宋立国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场大案。

    如果再把那些官、吏的亲眷和牵扯其中的“乡贤士绅”们全算上,就意味着靖康五年的“空仓案”会株连一万多接近两万人。

    更操蛋的是,上面还把孔端友等一行人的罪责全都公之于众,皇城司养着的那一批文棍也纷纷发表文章,公然痛撕空仓案涉案的官吏以及衍圣公府。

    尤其是报纸上面还发表了“有法必依,执法必严”以及“夷狄之有君,不若诸夏之亡也圣人生怂人,学问传贱人,孔圣后人出任崇圣侯,是不孝还是贪生怕死?”这么两篇文章。

    文章的作者署名是“封余先生”。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官家比较常用的一个笔名,剩下的还有赵树人、赵迅、封之余、一尊等……

    官家亲自下场手撕衍圣公府,并且形象的将之描述为“孔家店”

    赵桓直接从华夷之辩和五胡乱华后孔府后人接受魏文帝册封的“崇圣侯”这一点直接入手,又结合衍圣公府在空仓案中的表现,直接把衍圣公府,或者说直接把整个孔家都给打成了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不智不勇的孔家店。

    然后赵桓表示“应该尊敬孔圣人,但是更应该打倒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不智不勇的孔家店”。

    这下子就直接把整个儒家士林的嘴都给堵住了,任谁也没办法跳出来替那些人求情。

    结果就是京城的法场连续几个月都处于人头滚滚的状态

    毕竟是牵扯了一万多接近两万人的大案,而汴京城内的刽子手数量又极为有限,杀起来的速度也就慢了一些。

    ……

    哗啦一声,诏狱的牢房门被打开,皇城司的狱卒直接过来踢醒了汤荣,喝道:“汤相公,您老人家该去上朝了。”

    汤荣骨碌一下从草垫子上爬了起来,任由皇城司的狱卒将自己戴着的大枷换成了镣铐,然后老老实实的跟在皇城司狱卒的身后向着诏狱外走去。

    汤荣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将枷锁换成镣铐然后去上朝办公,回到诏狱之后再换成大枷的日子。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汤荣也不知道吏部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顶替自己的人手

    早一天找到,自己就能早一天投胎,早一天结束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晚一天找到,自己就能多活一天,多受一天的活罪,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骂一天。

    既想早死早抬胎,又点儿贪生怕死。

    跟旁边几个牢房里出来的同僚打了声招呼,一起排队到诏狱的院子里面洗漱,一起戴着镣铐参加了朝会,又一起来到了户部的清计司,各自戴着镣铐,坐在了自己的座们前。

    汤荣负责的是正是山东布政使司。

    只是拿着山东布政使司下属的户厅及各局、处、科送上来的公文和数据翻看了半晌之后,汤荣的眉头就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身为一个贪官,而且能贪了好多年都没被人发现,直到因为空仓库受了孔端友的牵连才倒霉,汤荣贪腐的本事自然不小。

    反过来说,汤荣也很清楚怎么样儿才能找到贪官。

    所以,当汤荣拿起来山东布政使司户厅及各局、处、科的公文和数据翻看了一番之后,又赶忙找来了往年的数据开始一一对比。

    能不能多活几天,就看这一锤子买卖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