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吐血的庄貔貅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大宋最狠暴君 ”

    盐这个东西并不是很起眼,尤其是对于后世种花家的兔子们来说,随便到哪个小超市里就能花两块钱买一袋一斤装的精盐回去。

    注意,是精盐,不是粗盐。谁要是敢把粗盐卖2块钱一斤,肯定会被人骂奸商。

    但是对于大宋的百姓来说,不行。别说是精盐了,就算是粗盐,大宋的百姓也不可能以2块钱一斤的价格买到。

    这里面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就是盐跟铁、茶之类的东西一样,属于朝廷专卖

    在靖康改制之前,大宋的财政收入占比最大的依旧来自于农业两税而不是商税熙宁十年,农业两税的收入达到五千七百万贯,而民间商税则是两千万贯不到。

    而仅仅只是出售食盐专卖权“盐引”一项,就让大宋朝廷有了四千万贯的财政收入,制盐业的劳工和附加利润还没有算进去。

    以大宋的四大食盐产地为例,山西解州池盐和各地海盐的价格每斤售价为40文,太原卤盐的价格为每斤36文,四川井盐的价格则是每斤100文。

    根据后世专家教授们的推导计算,宋朝时期每文钱的购买力大约相当于0.3元到2元人民币之间不等。根据赵桓的观察,宋朝每文钱的购买力大约折合人民币1元左右。

    然而即便是以每文钱折合成0.3元人民币的购买力来计算,一斤盐的价格也得在12块钱左右。

    这是一个近乎于让人想要骂娘的价格试想一下,如果中盐敢把盐价定到每斤12元……

    当然,大宋的盐价问题主要还是看跟谁对比。

    明朝盐价最便宜时的景泰年才1.79文,平时不过六七文左右,嘉靖初年胡广大荒盐价才涨到二十八文到三十二文,还是比我大宋便宜,种花家2块钱一斤的价格更是不知道比大宋的盐价便宜了多少倍。

    但是!如果每文钱都折合一元人民币的购买力,那大宋40文一斤的盐价就差不多要跟美丽的风景线那边4.49美元一斤的价格持平了。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盐是生活必须品,这玩意的价格弹性很低且没有替代品,价格增加或者降低,对于销量的影响并不是很大。换言之,这玩意便宜了你得买,贵了你还是一样要买。

    12块钱一斤盐的价格,对于大宋的百姓来说绝不是什么便宜的价格,最终造成的结果就是少吃盐或者干脆不吃盐。

    而盐对于身体健康的重要性,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

    所以赵桓才会打算在食盐上折腾。

    “岂是闻韶忘解味,迩来山中食无盐。”

    赵桓曲指敲了敲桌子,说道:“朕近日读到东坡先生所写的《山村绝》,其中这两话,实在让朕感触颇深。”

    “盐这东西,朕的后宫里面不缺,朝堂上的诸位卿家也不缺。即便是普通的乡贤士绅,也不缺这东西。”

    “可是普通的百姓呢?”

    “四十文一斤的价格,有几个百姓能吃得起?”

    大殿里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这几乎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哪怕赵桓说要多搞几个盐场,扩大食盐的产量,其实这话也就是说着好听而已,真正实行起来,还是千难万难

    想要扩大产量,就得开设新的盐场,雇佣更多的人手,成本一样降不下来,唯一的好处就是实打实的提高了产量。

    然后问题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因为食盐的不可替代性,无论产量再怎么提高,也会因为各种乱七八糟的原因而难以影响到最终的销售价格。

    除非彻底放开对盐业的管制,任由民间去海边晒盐或者承包盐矿、盐池、盐井并且生产、销售。

    但是,无论是从从朝廷财政收入影响的角度来说,还是从食盐对于一个国家的影响来说,彻底放开对盐业的管制都算不上什么事儿。

    “十年,朕打算用十年的时间,把盐的价格彻底降下来,降到每斤盐只需要三文钱。”

    沉默了半晌后,赵桓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

    “第一步就是先提高盐的产量。”

    “回头让皇家学院那边琢磨琢磨,看怎么才能把盐的产量提高上去,同时把成本也降下来。”

    “第二步,就需要庄卿的配合了。”

    忽然听到这事儿还需要户部的配合,庄成益顿时支愣起了耳朵,躬身道:“请官家吩咐。”

    赵桓嗯了一声,屈指弹了弹桌面,说道:“收回盐引扑买,由少府牵头,中书省跟户部配合,建立大宋盐业集团。”

    “建成后的大宋盐业集团,必须要把销售网络铺满整个大宋,店铺要开设到乡、镇一级,承揽大宋所有的食盐销售。”

    “也就是说,以后无论是解州盐池,还是四川的盐井,或者其他什么地方的盐矿、海盐,. 但凡是生产出来的盐,就全部由大宋盐业集团来销售。”

    庄成益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说国库没钱

    把四十文的盐降到三文钱?这特么用屁股想想都知道,哪怕这个大宋盐业集团以后能赚钱,那它前期也必然是亏成狗的那种血亏,甚至有可能根本就赚不到钱!

    而按照官家的要求来看,只要这个所谓的大宋盐业集团一天没赚到钱,国库就得拿出钱来补贴他一天!

    这得补贴多少钱进去?

    更别说还有收回盐引扑买的前置条件光这一条,就意味着大宋每年的盐税要少四千万贯!

    四千万贯啊!都够买八百万个劳工了!

    或者说的再简单直白一点儿,就是这四千万贯如果单纯的用在军事上面,都足够官家再出去打一场灭国之战了!

    一场灭国之战能给大宋带来多少好处?

    现在因为官家轻飘飘的几句话,四千万贯没了,国库还得拿出钱来补贴,这特么不是要老夫的命么!

    心里疯狂的吐槽了半晌之后,庄成益才躬身道:“启奏官家,这盐业集团要办也可以,但是得正常交税,而且前期的亏损,官家的内帑是不是也得补贴一部分?”

    赵桓意外的瞥了庄成益一眼,笑道:“今天这是怎么了?向来一毛不拔的庄貔貅居然转了性子,肯在这件事上大出血了?”

    庄成益黑着脸道:“启奏官家,臣虽然一毛不拔,但是孰轻孰重,还是能分得清的。官家要将食盐的销售权收归朝廷,乃是为了天下百姓,臣自然不能在这件事情上拖后腿。”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