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民什么时候斗得过官?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赵桓一问这话,缀在赵桓身后不远处的何蓟便挥手招过了一个皇城司的马仔,低声吩咐道:“通知兄弟们做好准备。”

    待手下的马仔转身离去后,何蓟又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个摊主的身上。

    “永不加赋?废除徭役?”

    那摊主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已经知道了,要不然怎么说官家人傻钱多呢。”

    赵桓的脸色又是一黑,问道:“那怎么项城这里还这么穷?z……真是太穷了。不瞒你说,我这一路上也见过许多的县城,还真没见过像项城这么穷的。”

    “嗨”

    那摊主叹了一声,说道:“要不然怎么说官家人傻钱多呢?”

    赵桓的脸色顿时就更黑了。

    人傻钱多这事儿就特么过不去了是吧?

    那摊主见赵桓的脸色难看,以为是赵桓嫌自己说话不利索,便没等赵桓发问就直接说道:“咱项城县确实执行了官家的《永不加赋诏》,也彻底废掉了徭役。可是啊……”

    赵桓问道:“可是什么?”

    那摊主见赵桓捧哏捧的及时,便不再卖关子,说道:“咱项城县的赋税,都收到靖康十六年去了!还有那徭役,说是彻底废了没错,可不还有历年积欠下的?”

    赵桓有些懵,过了半晌之后才揉了揉额头,说道:“你等等,我脑子有些懵现在才靖康六年,怎么这赋税就能收到靖康十六年去?还有这徭役,废除了就是废除了,怎么又出来积欠了?这东西还能积欠?”

    “那怎么就不能了?”

    摊主反问一句,然后才慢慢解释了起来。

    现在大宋的赋税既收粮食也收钱,而在收粮食的过程中,项城县这边神乎其神的发明出了鼠雀耗

    粮食进了粮仓之后有可能被鼠雀偷吃,但是这个损失不能算在朝廷的身上,所以百姓在交粮食的过程中,得把被鼠雀吃掉的这部分一起交上来。

    除了鼠雀耗之外,还另外有一个支移

    就是你光交粮食还不得,你得交到本官指定的地方去才行。要是不想运,那你就老老实实的交个支移费,运费按运输距离算。为什么不直接交到粮仓?那关你屁事儿!你要是不交也行,说不定你就得给本官运到千里之外去。

    更牛逼的是,项城县知县还创造性的发明出了“预催”和“预借”。

    所谓预催,就是靖康六年春的时候先把靖康六年秋的赋税给收上来。如果靖康六年的已经都收上来了,就把靖康七年乃至于靖康八年的都收上来。这就叫预借。

    包括徭役自然也是一样

    靖康几年废除的徭役来着?就当是靖康元年废除的好了,反正无关紧要。

    重要的是靖康元年以前没有废除徭役,对吧?比如宣和二年,咱们项城县是有徭役的。只不过那年没什么大事儿,所以就没征发徭役。

    但是!官府不征徭役不代表免了你的徭役!

    所以,你在宣和二年的时候欠了官府一次徭役,现在需要征发你服役了。

    到底欠了多少次?

    那这事儿可有的算了大宋立国至今一百六十来年了吧?反正多了不说,你欠个十次八次总是有的。

    所以,《永不加赋》的诏书宣读执行了没有?宣读执行了。

    重新厘定土地,保证每个百姓都能分配到土地的政策执行了没有?也执行了。

    官家要求彻底废除徭役的指示执行了没有?也执行了。

    包括其他乱七八糟的像阶梯税律等等乱七八糟的政策,项城县全都老老实实的执行了。

    只不过项城县的执行力度太大,又创造性的发明了这么多新玩法。

    这特么简直比秦会玩还会玩!

    “那就没人想着告御状?”

    赵桓皱着眉头,问道:“此前官家不是下诏,说是允许百姓进京告御状,也允许百姓捆了这些贪官污吏进京告状?”

    “捆了官?”

    那摊主嘿嘿笑了一声,嘲讽道:“民什么时候斗得过官?别说现在就是往后五百年,一千年,这老百姓他也斗不过官!”

    “是,官家是说了允许百姓捆了官进京告状,可是谁家就自己一个人儿啊?不替全家老小想想?”

    “就算真有那种光棍的,那官府也不会那么逼迫他不是?这官老爷最是擅长见碟下菜的,普通老百姓又怎么能斗得过他们?”

    “要我说啊,这官家对百姓好是真的,可是他老人家待在皇宫里,坐在金殿上,基本上就是两眼一抹黑的睁眼瞎,那地方官再怎么胡作非为,他能知道个屁?还不是那些官老爷们怎么说怎么是!”

    “他妈了个巴子的!”

    赵桓怒骂一声,将刚刚拿在手里却一直没吃的炊饼扔回小摊子上,转身就沿着大街的方向朝前走去。

    那摊主赶忙捡起炊饼,吹了几口气之后才小心的把炊饼放回了筐子里

    白捡了一个大饼,真好!真希望今天能多遇着几个这样儿人傻钱多的公子哥儿!

    “炊饼!又香又大的……呃!”

    还没等摊主把叫卖声喊完,就被街上不知道从哪儿涌出来的那些人给打断了。

    这些人手里大多都拎着朴刀,也有些人手中拿着其他各式兵刃,而且这些人一边向着刚才那个公子哥儿的方向走,一边顺手脱着身上的衣裳,然后毫不在意的将一件件并不破旧的衣裳都扔在地上。

    “惹大麻烦了!”

    瞧着眼前这明显不对劲的一幕,那摊主的一颗心顿时噗通噗通狂跳起来,有心想要赶紧推着小车跑路,却又有些舍不得那些人扔下的衣裳

    那是多少衣裳啊,就这么扔在地上?随手捡上几件回去,好几年都不用买新衣裳!

    打定了主意,这摊主干脆低下头来,努力将自己的身子蜷缩到摊子后面反正藏是藏不住的,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多少能有点儿心理安慰不是?

    ……

    “给老子打!”

    到了项城县的县衙,再一看衙门外那几个站没站样的衙役,早就已经气冲天灵盖的赵桓顿时气急败坏的骂道:“封锁城门!把那狗官给我揪出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