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微臣冤枉啊!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跟其他的禁军和厢军比起来,皇城司的那些杀才们向来习惯用鼻孔看人皇城司是天子亲军!

    所以在接到赵桓的命令之后,皇城司的一众杀才们就直接把守在县衙前的两个衙役打倒在地,为首的一个都头更是直接带人往后衙闯去,很快就把项城县知县吴丽荣给带到了大堂上。

    “反了!反了!”

    “本官乃是朝廷命官!”

    “当心尔等九族!”

    诸如此类的屁话,不断从吴丽荣口中冒出来,令坐在大堂上的赵桓大开了一番眼界。

    “砰!”

    猛的一拍惊堂木,赵桓怒喝道:“朕今天就要杀官,你是不是也要诛了朕的九族!狗东西,你好大的官威!”

    刚刚还在疯狂挣扎的吴丽荣顿时有些傻眼了。

    按照大宋朝廷新出的大宋律,像禁军、厢军是不允许擅自闯入官衙的,哪怕就是有什么事情需要跟地方上做交接,基本上也是派人来通传一声。 :(/

    所以吴丽荣就有很大的把握这些丘八一定是喝多了酒,脑袋犯了浑,只要喝骂一通就能老实。

    但是吴丽荣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带着这些丘八们占据了大堂的,居然会是当今官家。

    然而早就憋了一肚子邪火没处发的赵桓却没有理会吴丽荣,直接从桌上的签筒中抽出一支令签掷到地上,喝道:“先给朕打!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打!”

    赵桓的命令让皇城司的一众杀才们有些傻眼。

    把人打死很容易,把人打的皮开肉绽但是将养两天就能恢复也很容易,但是这个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打,未免就有点儿太为难人了吧?

    到底是往死里打?还是要求打不死?

    略微琢磨了一番后,负责行刑的两个皇城司士卒才互相对视了一眼,默契的将手中的板子打在了吴丽荣的屁股上。

    这个位置好,就算从屁股这里把人打成两截,这人一时半会儿的也死不了。

    “砰!”

    “砰!”

    重重的板子声不断响起,夹杂着吴丽荣哭天抢地的求饶声。

    赵桓这才略微有些解气,扭过头来对何蓟吩咐道:“带人去搜!朕倒是想要知道,他吴丽荣到底有多么的手眼通天!”

    “微臣冤枉!”

    就在何蓟带人往后衙去搜查时,已经挨了十几板子的吴丽荣终于回过了神来,叫道:“官家!微臣冤枉!冤枉!微臣为官三年,未曾贪过一文钱,未曾害过一个百姓啊官家!”

    赵桓瞥了吴丽荣一眼,却见吴丽荣脸上的神色不似做伪,再看吴丽荣身上穿的衣衫,赵桓当即便挥了挥手,示意皇城司行刑的士卒停下来,开口问道:“你没贪过一文钱?没害过一个百姓?”

    吴丽荣勉强吸了口气,颤声道:“启……启奏官家!微臣为官三年,未曾贪过一文钱,望官家明鉴!”

    想了想,吴丽荣又接着叫道:“不知道微臣哪儿惹得官家不痛快,官家要打死微臣,微臣甘愿束手就死,只求官家能饶过微臣的父母妻儿!”

    被吴丽荣这么一叫唤,赵桓的心里难道也有些含糊

    还没等皇城司和东辑事厂查明白怎么回事儿,自己就先入为主的听信了一个小贩的说法,这要是打错了人……

    就在赵桓心里转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时,刚刚带人去了后衙的何蓟却又折了回来,将一个小册子呈给赵桓后躬身道:“启奏官家,臣在吴丽荣的书房里找到了这份账簿。”

    赵桓嗯了一声,从何蓟手中接过小册子之后又瞥了有些傻眼的吴丽荣一眼,这才慢慢打开小册子看了起来。

    “靖康二年,四月,多收粮一万石。”

    “……”

    “靖康三年,七月,预借靖康四年春税。计七万六千九千三百一十五贯另八百钱。”

    “靖康三年,九月,预借靖康五年春税。计八万贯。”

    “……”

    前面的还好一些,越到后面,数字越大,预借、多收之类的字眼出现的也就越频繁。

    呼啦一声合上账本,又气又怒的赵桓忍不住盯着吴丽荣问道:“你来给朕解释一下,你多收、预借的这些钱粮,都跑哪儿去了!”

    吴丽荣彻底傻眼了。

    吴丽荣手里确实有一本账册,里面记录了这些年捞到的钱粮。可是这份账册,除了自己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藏在哪儿,就算个的浑家都不知道!

    任凭吴丽荣想破了脑袋也没能想到,皇城司的人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这份账册给翻出来。

    “砰!”

    赵桓却猛的一拍惊堂木,喝问道:“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启……启奏官家,这些……这些都是……都是微臣自己瞎编的。”

    勉强咽了口唾沫,吴丽荣结结巴巴的答道:“微臣听说官场上有什么捞钱的手段,便凭着一些道听途说的东西,瞎编了这份账册。”

    越说越顺溜,兴许是说的自己都已经信了,又或是自信皇城司不可能抓到自己的把柄,吴丽荣说起话来也不结巴了。

    “微臣虽然想贪,可是微臣也怕大明律,故而才胡编乱造了这份账簿,自己留着没事儿就翻看几眼。”

    “可是真让微臣去贪,微臣也不敢啊。”

    “若是官家不信,大可以让这些军爷们去后衙里搜查,只要能查出来微臣俸禄之外的钱财,无论官家怎么处置,微臣都认了!”

    说着说着,吴丽荣的语气里都带上了三分委屈。

    赵桓却呵的冷笑了一声,根本就不相信吴丽荣的这番屁话

    论到贪,吴丽荣的本事只能算是一般般,论到演戏,这货的演技可能还敢不上鹿姑娘。就这水平还想在自己面前演戏?

    从最开始结结巴巴的说这份账册是编造出来的时候,赵桓就已经不相信他后面说的那些屁话了!

    然而让赵桓没有想到的是,当自己将目光投向何蓟的时候,何蓟还真就躬身道:“启奏官家,后衙里确实没什么钱财,就连米面油柴也都只够一旬之用。”

    “那就是说,这份册子,真的是编的?”

    赵桓呵的冷笑一声,盯着吴丽荣道:“吴丽荣,你是不是以为你自己很聪明?或者,你觉得朕很傻,很好糊弄?”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