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犯了忌讳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一听赵桓说出来“你能”这两个字,许可心顿时长舒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胸脯后又带着三分幽怨三分后怕,向着赵桓抛了个媚眼。

    你早说啊!不就是看上了老娘的身子么,老娘给你就是了,何必这么大张旗鼓的吓唬人……

    就连吴丽荣跟许振华兄弟也都暗自长舒了一口气,甚至忍不住开始庆幸生了个好女儿!

    然而可惜的是,许可心这通媚眼可真是抛给了瞎子看,吴丽荣跟许振华兄弟也庆幸错的太早了些

    赵桓的眼睛倒是不瞎,但是当了两辈子皇帝,见识多了人间绝色,根本就瞧不上综合评分连3分都勉强的许可心。

    更要命的是,赵桓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吴丽荣跟许振华兄弟根本就没发现赵桓隐藏在笑容之下的杀机!

    似笑非笑的瞥了许可心一眼,赵桓直接对何蓟吩咐道:“许振飞冲击行在、刺杀天子,许振华私藏兵甲、抗拒天兵,吴丽荣贪腐害民,又与许氏兄弟二人沆瀣一气,三贼尽夷九族,无论老幼,勿使走脱一人。”

    “许可心不知天高地厚,牵扯谋逆大案在先,意图色诱天子在后,着与吴丽荣、许氏兄弟一起凌迟。许可心凌迟后一劈两半,一半判归吴氏,一半判归许氏。再与三贼一起挫骨扬灰。”

    “凡户部、地方官府、县志等,所有涉及许振华兄弟与吴丽荣及其三代九族之事,尽数抹去。三贼历代先祖,尽数破坟,剖棺,戮尸,挫骨扬灰。”

    “立佞臣碑于项城,明记许振华兄弟与吴丽荣等贼之罪行,供后来人唾弃。”

    “另外,淮宁州上下官员,给朕查,查到与此案相关联者,凌迟,族诛。九族三代有为官者,皆罢,永不叙用。”

    赵桓每说一句,许可心和吴丽荣等人的心就往下沉一分。

    诛九族?这哪儿是诛九族啊,这是要让吴氏跟许氏受所有人的记恨、唾骂,这是要将吴氏跟许氏的所有存在痕迹全部抹去,这是彻彻底底的夷除九族!

    “不!”

    吴丽荣忽然发出如同鬼魅一般的惨叫声:“罪臣虽然贪钱,可是罪臣没有残害百姓啊官家!虽然罪臣跟许氏兄弟多有往来,可是罪臣跟许氏兄弟无亲无故,不在其九族之列!”

    “官家要杀罪臣,罪臣死有余辜,也无话可说,可是罪臣不曾与许氏兄弟谋逆,罪臣九族之人无辜!求官家明鉴!求官家开恩!”

    赵桓却直接抄起桌子上的砚台,猛的砸向了吴丽荣,直把吴丽荣砸的头破血流。

    “你自己蠢是你自己的事儿,但是你不能当天下人都跟你一样蠢!”

    “身为文官知县,跟厢军营指挥使称兄道弟,你想干什么?”

    “跟许振华往来密切,他私藏兵甲的事情,你不知道?”

    “大丈夫行事,谋逆就是谋逆,造反就是造反。你若直接认了,朕还高看你一眼!”

    训斥完了之后,赵桓干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慢慢踱了几步,到了吴丽荣身前之后才低声道:“要怪,就怪你们犯了朕的忌讳!”

    ……

    靖康六年显然不是什么好年头

    先是一场牵连了两万人的大案杀的人头滚滚,接着又是吴丽荣和许振华兄弟的谋逆大案,九族全算进去虽然没有几万人,但是好歹也有个几千人,同样也是人头滚滚。

    而且许振飞率兵冲击行在、当众刺杀天子的行为,无异于一闷棍敲到了枢密院的头上。

    改制,改制,原本是想往好的方向改,可是改着改着,居然就出现了许振飞这种破事儿,在朝堂上的一众大佬们不敢把矛头对准赵桓的情况下,自然而然的就把矛头全都对准了枢密院

    就说你们这些丘八不靠谱,但是也没想到你们居然这么不靠谱!

    头发已经全白的种师道也因此而下了狠手。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找皇城司扛把子何蓟借人,找东辑事厂督公无心借人,找御史台扛把子沈颢借调人手,再加上兵部和枢密院抽调出来的人手,直接组建了一支五部门联合调查组,对军中来了一次彻头彻尾的大清查。

    种师道这次也是真的发了狠从驻守汴京的禁军、厢军开始查,然后逐渐往周边的那些驻军查,最后慢慢扩大到整个大宋。

    凡是年龄已经大了的,有旧伤不适合继续征战的,考核水平不够的,跟地方上有密切关系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部勒令告老还乡,就连上了断头台的也不在少数。

    “军中该杀者一百三十三人,勒令致仕者三百七十二人。”

    将这次清查行动的结论报告跟告老的辞呈一起递给无心之后,种师道捋着胡须说道:“臣原本还想着慢慢梳理军中的人和事,可是这一次许振飞的事情给老臣提了个醒,就是军中的事儿,一点儿也耽搁不得,也由不得臣来慢慢梳理。”

    “现在终于把军中都彻底清理了一遍,当初讲武堂一期的那些人也都慢慢走了上来,以后,应该就不会再出现像许振飞这样儿的情况了。”

    “老臣有生之年,能随官家南征北战,看着我大宋开疆扩土,如今又彻底清查了军中,清理了数百害群之马,老臣便是立时死去,也能瞑目啦。”

    说完之后,种师道又从登子上站起身来,躬身拱手拜道:“老臣年迈腐朽,已经不堪再为官家驱策,请官家褫夺了老臣身上的爵位和官职,允老臣告老还乡。”

    赵桓的眼眶有些酸。

    抢在自己这个皇帝下手之前抢先下重手把军中清理了一遍,而自己这个官家把种师道罢官去职,则是能好好收买一波军心,等于是种师道自己揽下了所有的责任和骂名,而自己,依旧是那个英明神武的皇帝。

    真就是凡事怕对比看看那些被清理出军伍的,还有那些被送上断头台的,再看看种师道。

    “种卿年纪确实大了,朕也不能再强留种卿。不过,种卿要告老还乡归告老还乡,去职夺爵的事儿就算了。”

    笑着摇了摇头,赵桓又对无心吩咐道:“拟诏,加种卿为太尉,太子少保,拜陈国公,隔代降等袭爵。”

    种师道想骂人瞧瞧这都封的什么玩意?太尉?少保?怎么就透着那股高俅味儿呢?

    ps:今天拿《唐朝好太子》祭个天!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