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能使天下人随我之愿去歌去泣

作品:《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更新最快!

    华阳太后都不尽感叹,苏劫此人若是为楚氏所用,他们芈氏将来所拥有的权势,一定会超过宣太后时期!

    四贵加在一起,也就如现在的武侯一人啊!

    苏劫看着吕不韦青白交接的面孔,道:“丞相觉得本侯的礼物可中意?”

    吕不韦嘴角抽搐!

    看着苏劫的嘴脸,此刻恨不得一巴掌扇悠过去!

    不过他知道,眼前的人自己要真这么做,可能会被他一只手按土里!

    不过,公子的礼物不重要,重要的是王后!

    心道:“你有什么礼物能比得过大王和王后的记忆!你安敢跟本相比较!”

    吕不韦道:“武侯的礼物到是别出心裁,本相亦是佩服万分啊!”

    此时,赵姬忽然出声,对着苏劫道:“武侯,你送了政儿礼物,那妾身的礼物呢?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赵姬一言,顿时让吕不韦上了心思!

    苏劫也冷眼看了看吕不韦,心知这吕不韦的打算,不就是要讨好四后之一的秦太后!

    历史上,子楚薨逝,太后掌管朝政,拥有虎符及大印!

    任何军国朝事,都要印上太后大印才能实施!

    这才是吕不韦真正的打算,当然,吕不韦不可能知道子楚的未来到底如何,就连苏劫也不知道,但是,这一步,作为人老成精的吕不韦,如何会不去提前谋划呢?

    何况他和赵姬有这么大的渊源!

    然而,对于赵姬,苏劫也是最上心思的。

    不过,苏劫却知道,你吕不韦谋划归谋划,但你不能糟蹋王后啊!

    苏劫看了看吕不韦,心中冷笑!

    吕不韦念到此处,内心也不由振奋了少许,“连武侯都说过,人生若只如初见,不知,武侯送给王后的礼物,能否比得过这份初见呢!”

    苏劫哈哈大笑道:“想不到丞相亦是这般性情中人,丞相送给王后的礼物,乃是见证了大王和王后的初见的悸动和十六年阔别的惆怅,相比之下,本侯的礼物,就不足道哉了,只能用些巧思投王后所好,搏王后一笑,我等臣子足慰平生了啊!”

    赵姬闻言,内心窃喜,投我所好?

    吕不韦凝眉道:“武侯难道知道王后所喜?”

    苏劫道:“本侯在邯郸数月,曾在公子的府上,呆了数日,日日都能听到王后思念大王那萧索的秦筝之音,让臣感同身受,悲从心起,所谓秦女端容理玉筝,一筝一弦思华年,丞相未曾亲见,安知道王后的思念之苦呢?”

    在王后这一关节眼上,苏劫是不可能放过打压吕不韦的。

    吕不韦一听,见赵姬面色隐含喜悦,就知被苏劫说动了心思!

    吕不韦道:“本相如何会不知,若是本相不知,如何会给大王送初见!”

    苏劫不在理会吕不韦,对赵姬道:“王后,不知臣为王后准备的礼物,王后喜欢吗。”

    赵姬内心暗喜,他很喜欢筝!

    十六年,除了政儿,也只有筝在陪伴她!

    反而少了作舞,无人看,舞谁看呢?

    赵姬盈盈道:“妾身多谢武侯的心意,妾身非常喜欢!”

    吕不韦虽然有些怒,但是一架筝,还讨不了王后的大欢喜!

    更不可能让大王触动!

    苏劫忽然道:“王后天生丽质,鱼看见了王后,会羞愧躲入水中,大雁见了王后,都忘记自己在飞行而掉下来,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便是大王对王后的恩宠,如此尊贵的王后,寻常秦筝如何配得上王后的美貌,和尊贵呢?”

    臣子们纷纷怒张双眼,暗道:“武侯你这话说的!为何老夫都觉得这般汗毛竖起!”

    子楚笑的更是合不拢嘴,道:“武侯,好一句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寡人的王后当得起!寡人就这般宠爱!”

    藨公,王龁等臣子们也是不可思议!

    心道:“我等怎不知武侯还能这般巧言奉承?大王和王后听了,应该很愉悦吧!”

    吕不韦脸颊抽搐,险些大骂没脸皮!

    而赵姬,则缩在衣袍里的手都揪在了一起,整个人都险些不敢见人!

    不过苏劫的话语说的她心里万般滋味!

    苏劫不理赵姬的窘态道:“大王,王后,此筝并非本侯所制,而是蒙恬所制!寻常之筝,有五音五色五弦,而此筝却有五音十二色十二弦!臣想来,这天下间,只有尊贵的王后才能配得上这十二弦秦筝!”

    “什么?又是蒙恬!”

    一个个纷纷将目光看向蒙恬!

    赵姬本就是爱秦筝之人,一听说是十二弦的筝,立刻双目晶莹闪闪,顿时将目光放在了苏劫置放在案几上的秦筝!

    苏劫上前,双手将筝递给了宦者令。

    子楚大袖一挥,朝堂上的声乐纷纷停止!

    苏劫道:“王后不如试试?”

    赵姬用纤细的手指在筝上一律,顿时知道,确实是五音,也就是宫、商、角、徵、羽,但是多了一些音色,比寻常的秦筝要精致许多,一时间,有些爱不释手。

    不过很快,却道:“妾身虽知秦筝,但此十二弦从未见识过,几番想抚琴,却不知从何开始!不知苏将军可懂此筝?”

    苏劫正准备答话,华阳太后却先说道:“此物到是别致,想必也能奏出有别于秦颂的旋律,不过老妇觉得,若是君王沉迷于音律,便如褒姒于幽王,于社稷陷之于声色犬马,君王若是沉迷,于社稷不利,这等礼物,我觉得,不如交给乐府来得好。”

    华阳太后一语让群臣皆低过头去。

    子楚的脸上也不是太好看,赵姬更是如被泼了一盆冷水!

    意思就是,你赵姬善秦筝,可以别样的秦筝讨好了君王的欢喜,像不像褒姒呢?

    这么说,不得不说此话很重,但却有几分道理,这个时候,君王最怕什么,尤其是秦王,最怕的就是有愧祖宗,有愧六世余烈!

    赵姬受宠,却独善秦筝,若是以此十二弦筝迷住了大王,那不是有社稷之危?

    古人的教训还不够?

    很显然,这是华阳太后争对苏劫,也是争对赵姬!

    满堂噤若寒蝉,吕不韦心中暗暗发笑,这个时候,他可是和华阳太后一个阵线!

    苏劫沉默片刻,大笑起来,道:“华阳太后此言差矣,臣认为,此筝在别人手中,是寻常乐器,但是在王后手中,却能有利于我大秦社稷!”

    苏劫一言,满堂皆惊,一个个心道:“武侯啊武侯,你这都能和社稷牵扯上?”

    华阳太后冷笑道:“武侯何出此言啊,不如道出来,让大家听听?”

    赵姬慌乱的眼睛看了看苏劫,子楚也是一眼期许的看着苏劫!

    苏劫立直了身子,看了看周围的乐师,又看了看去群臣!

    最后才对华阳太后道:“五色可以乱目,亦可以醒目,五音可以惑耳,也可以震耳,秦颂能使我歌我泣,便能使天下人随我之愿去歌去泣,我们不但要把秦字刻在我们自己的心里,还要去刻在天下人的心里,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去做呢?”

    苏劫转身,看着群臣,用手指着一群乐师!

    继续道:“秦颂便能为我们达成这个目的!谁能奏出这种刻向天下人心中的秦颂?只有一个人,那便是王后!”

    顿时群臣纷纷争论,秦颂将秦字刻在天下人的心里!

    作为统治者君王子楚,如何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呢,用秦的音乐,去影响天下人,让天下人去因秦国,去歌去泣!

    子楚双目放大,内心狂动,赵姬也是喜悦连连!

    嬴政振奋不已,有武侯在,他们父子三人多么的安心啊!

    苏劫继续道:“寻常之筝奏秦颂,可入心三分之深,臣,若是用此十二弦之筝奏秦颂,可入心六分,这些乐师若是用此十二弦之筝奏秦颂可入心七分,唯有我大秦的王后,若是用此筝奏秦颂,可入心十二分,试问,这天下间还有谁比王后更合适?太后,只看到褒姒乱国,却不知或许后人亦会谈到今日,却会说我大秦的王后,以秦筝振国的言论呢?”

    苏劫话音一闭!

    群臣愤愤,激情四射!藨公道:“武侯所言乃正合老臣之心啊”

    子楚道:“大秦的王后,让天下人去歌去泣,说的好!”

    华阳太后呼吸加重,成蛟暗暗道了声:“祖母不要争辩了!”

    华阳太后继续道:“武侯之言,老妇佩服,只是,老妇不知这十二弦筝是否真的也如武侯的所言的一样,能够让这满堂臣子随你去歌去泣呢?武侯若是能做到,便代表着王后也能让天下人一样随之去歌去泣,于我大秦百利无一害,若真是这般,老妇必不会阻止!”

    子楚正要说话,连赵姬都忍不住要劝阻!

    可没等二人说话!

    苏劫便回到:“既然太后有此雅兴,臣如何敢拒绝呢!”

    子楚盯着苏劫的眼睛,苏劫只是回了一个眼神!

    君臣二人,默契的没有在说其他!

    赵姬亲自上前将手中的十二弦筝递了过来!

    苏劫双手接过道:“谢过王后!”

    赵姬小声道:“应是妾身谢过武侯!”

    苏劫接过秦筝,将之放在案几之上,用手抚摸着琴弦,心道:“貌似已好多年没碰过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